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不定期爬墙或突然跑去画画。
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双七】技术宅的相爱相杀-2

家中出现不速之客,班七身体的反应比思想更快,他立刻转身奔向最近的转角,小腿传来的剧痛却让他绊倒在地。

狠狠拔下扎在小腿上的针头,班七意识到自己的思考速度开始变慢,他心知这虽然不是致命的毒药,也没有立刻致晕,但他也已经沦为了对方的猎物。

“你想要什么?”无需斟酌,他平静地开口,一边打量着对方——此刻仍举着那把枪一样的东西对着他,棕色的短发,浅紫的卫衣,长相与略纤细的身形很显年少,紫色的眼瞳正玩味地盯着他。

“别太紧张,我只是想请你收拾行李来我家住几天。”对方无害地耸肩。

……这是换套委婉说辞的抓人?

“如果你不一直拿那玩意对着我的话,你这样子还能有几分可信。”班七咬牙。

看到对方真的一脸无所谓地收起了手中的武器,班七暗暗心惊——这意味着对方有十足的把握随时控制住自己,说不定刚刚那一针里还含有某种微型追踪仪……而且能破解瞳孔锁进到他家里……

要知道瞳孔锁可是有自家导师参与的发明!加上门上的一些其它设施,自家内门明明应该是当下最难攻破的门之一,这个人,到底怎么在他都没察觉的时候进来的?

还有,刚才那个不知名的武器变形回一个小物件的时候,上面好像露出一个标志,那个标志……是看错了吗?

愤恨地瞪了对方一眼,班七从随身携带的小急救包里摸出绷带在伤口上缠了一圈,站起来。

他真想在与那人擦肩而过的时候对对方下手,但变得沉重的身体让他无力实施这个想法,而且对方也退开一步与他保持了距离,班七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思,找出行李箱,开始收拾必带的物件。

这并不费时,因为当了杀手之后,他便需要经常更换住址,所以最重要的资料之类早就整理好了,以便不时之需。等他拖着行李箱在对方面前站定的时候,对方竟然有点意想不到地看了看他的小箱子,然后说:

“你可以多带一些的,多的我可以帮你拎,你可能无法再回这个地方了。”

听到这句话,班七心中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但他还是重新又收拾了一遍。

在他拆门上的瞳孔锁的时候,忽然听到对方说:

“对了,我叫电玩。”

他觉得就算不自我介绍,对方也已经知道了他的名字,于是没有答话,只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电玩正背对着他,捡起他掉在桌脚边的一篇写废的论文。

电玩似乎对他的论文很有兴趣,拿起来以后就一直盯着看,那样子似乎如果有根笔,还会即兴演算一下。班七稍加思考,走过去递出一根笔,电玩因为他这个举动,很是惊喜地笑了一下,伸手接过——

班七的手瞬间脱离了原定轨迹,笔被他随手抛弃,他抓住电玩的小臂向反方向扭,同时抬腿踹向对方的小腿,绝不愿做笼中鸟的他聚起最后一丝力气反抗,即使近身搏斗不是他所擅长的,只要能成功,他便有下一次机会,隐匿身份,重新开始——

但对方却以不可思议的角度挣开了他的束缚,紧接着班七就感到小腹被手肘击中,接着上臂被抓住,半个身体腾空后摔在地上,他努力地调整了一个受身动作使自己没被摔得太重,还想弹起来,却已经被电玩用膝盖压住,还有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指着他的喉咙。

“打断别人思考多不好,我是真的对你的论文很有兴趣。”电玩垂眸看他。

让班七心一凉的却不是这句话,而是他此刻清晰无比地看到了匕首上的标志,不会看错的,那分明是代表出自导师之手的标志!

“你对大师做了什么?!他在哪里?!”以为导师遇害的班七无法抑制心中的怒火,就算有可能被匕首划伤,他也努力地试图挺身坐起来。

电玩却先一步跳开,似乎在避免进一步伤到班七。

“对大师下手?你想多了,我哪来那个本事。”电玩哑然,收起匕首,似乎是思考了一下,竟把匕首丢到了班七手边,“如果你很好奇,那你跟我走不就行了吗?”说着他又摸出那个不知名的小物件,展开成武器形态。“我希望你能先冷静一下,要不……再来一针?”

“我跟你走。”班七果断答应。

他拾起那把匕首,确实,这个标志是手刻的,他记得非常清楚,能判断出不会是仿造品。

深呼吸,疑惑渐渐取代了愤怒,如果要抓他做俘虏,重伤他或者直接打晕带走不是更合适吗?而电玩并没有对他造成实质性伤害,再加上能破解瞳孔锁,还持有有导师标志的武器……

难道……是导师派来的人?

反复思考,又看到对方主动帮他拎行李箱的举动,班七的心渐渐定了下来。他缓了缓神,收敛心中的杀意,跟随电玩走出了屋门。

——☆——TBC——☆——

好像剧情有点慢……愁啊本来打算是个短篇的
我试试吧 后面剧情可能会跳……你们会介意吗?【或者我每章写长点假装没有很慢
而且现在写得太正剧了后面要怎么放飞自我啊!

顺便,猜猜为什么电玩会近战?

查看全文

【双七】技术宅的相爱相杀-1

【醒目:私设注意】

足够混乱……

伏在被烘烤得几乎能摊鸡蛋的屋顶,班七一动不动地注视着下面的战场——

一支走私军火的车队,遭遇另一队黑帮的埋伏,两方一接触立刻交战,他却不是其中任意一方的成员,而是接受了一桩委托,要去暗杀其中一方的头目人物。
他观察着他的目标躲在一辆车后的角里,身边人看似分散,却隐约对他形成保护圈。

已经很混乱,但还不够……

那么,让混乱加剧?

下面两方由一开始的正面交火,渐渐转成了迂回对峙的局面,班七看准时机,向下方抛出一个物体。

这个突发的状况立刻吸引到了下面双方的注意,对这种不知道从哪飞过来的有可能是炸弹的不明物体,所有人第一反应都是立刻原地趴下,以免在爆炸中受到重伤。

但事实上,这不可能是炸弹,班七很清楚如果引爆下面一车军火,暗杀肯定能成功,但怕是自己也要上天。事实上,这是一个罐头,是的没错,还是鱼罐头,但是,这可不是普通的鱼罐头,这是——

班七眼疾手快地射出一发子弹,击中尚未落地的罐头,瞬间罐头整个炸裂,飞溅出破碎的鱼肉和汤汁,以及惊天动地的气味——

没错,这是一个鲱鱼罐头。

下面突然炸锅的人群是什么心态班七可不在意,趁着混乱,他迅速锁定了目标,被委托暗杀的小头目此时正脸色堪比猪肝地捂着口鼻,被随从搀扶着站起来,但接着又踉跄,直接弯腰吐了起来,班七看准这个机会,一枪!

目标直挺挺的倒下了,血和他自己的呕吐物混在一起蔓延。

得手了。

班七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站起来贴着墙根移动,听着混乱中下方人群惊怒的叫喊,他心知撒网式搜索马上就要开始了。

不过,面对搜索他并不怂,因为他在开始行动之前,就已经黑掉了这附近所有的监控,再加上自己的精心伪装,即使留下影像,也很难抓到他。然而打算镇定撤走的他笑容突然凝固了,因为头顶响起轻微的旋翼声——
班七不用看都知道那是无人机,但是,这怎么可能,明明他们的通信系统都被他黑掉了?!

不容考虑,班七随手一枪,无人机嗡鸣着坠下,但他也知道自己的位置已经暴露,他也再不敢大意,头也不回地立刻翻墙躲进暗处,沿着本来计划好的路线,拼命地逃。

或许是自己的伪装和选择的退路终究有用,班七最终还是甩开了追踪。站在自家门口,他深呼了口气,有些疲倦地抬眼进行瞳孔锁的验证,一边想着这日子也不好过啊真的要这样生活吗,一边拉开了门。

然后他踉跄着后退了一步,刚松弛下来的神经都没时间绷紧就咔地断掉了。

他的家里,站着一个人。

——☆——

一直用无人机隐晦跟随自己下属的电玩在看到下属遇害经过后,第一反应确实是打开所有监控探头搜索凶手。
紧接着他便微微惊讶地扬了扬眉,其实鲱鱼罐头这种东西暗杀这种手段就已经让他隐隐感到对方不简单,而现在发现对方又能成功在他的控制范围内,黑掉所有的监控……

可以,这个对手,非常有趣!

稍加思考,便推断出可能藏身的几个地点,电玩控制着无人机挨个巡视,果然,在其中一处,传来的影像显示一个人影正缓慢顺着墙根移动。

但对手反应速度也是极快,甚至不用转头目视,便精准地爆掉了飞来的无人机,然后便加速逃走,这使得电玩心中的兴趣更浓,但更令他介意的还是对方采取的伪装技术,这种技术,这不是——

调出无人机爆掉之前录下的影像,截取,放大,采用反伪装技术,得出面部轮廓……

再调出另一张照片对比,电玩脸上的讶异忽然就变成了然的微笑,他一手继续给其它待命的无人机输入指令,一手拿过一旁的设备,拨出一个号码,接通后,声音中都带着笑意地开口:

“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TBC——☆——

开坑!感谢吾友 @九曜 与我讨论剧情!
本坑为关键词点题产物,关键词由 @汤引 提供,前两个是【黑帮交火】 【鱼罐头】,第三个为了不剧透先不说嘻嘻嘻嘻
本文剧情可能或一定含有bug,如发现求指出,能改的我改,不能改的——就那样吧掀桌!放弃治疗!

查看全文

嘻嘻嘻,悄悄的,秀一下
我和基友的人设头像
p1线稿我画的,我的绑画川祭 @青鸠 帮我上色的!
p2吾友九曜 @九曜 给出构图,我主笔,川川提供画法指引~
所以这其实是秀我们三个的友【ji】情
这两张纯自用 禁止抱图嗯

悄悄勾搭

等一只鲁班,跟我走,我保护你(⁄ ⁄•⁄ω⁄•⁄ ⁄)
你都在没有tag的情况下看到这个啦!真的不考虑接受我的勾搭吗!
我——最——喜——欢——鲁——班——了——

查看全文

龙王画完惹!恭喜两位东皇喜结连理【大雾
p2是和之前的原皮拼一起 原图翻我前两天发的
[相信我 这真的是情头]

一个……拉黑说明

我……拉黑了一些太太,是因为我不吃一些cp,尤其不能接受那些cp开车的缘故
我想你们也会雷我萌的cp的吧
如果你发现无法对我的文章互动,点进我的主页看见这条,我先向你道歉,因为我个人的缘故,我们无法成为朋友
你很优秀,但真的非常抱歉,我无法接受
也请你拉黑我吧,互相看不见对彼此都好

查看全文

构思了一个东皇x鲁班的邪教
如果我开坑了基本就是奇迹

查看全文

就这样吧……不想全图上色了QAQ
鲁班式暗中观察
刚刚才发现鲁班是紫色眼睛 哎呀不管了下一张再纠正
p1假装腹黑   
p2背景是三技能
全图线稿见之前发的

和自家画手来了一场为尊严而战的solo,输了的画自家英雄穿裙子
打不过狗链哥 流下菜鸡的泪水
于是画了小裙子的鲁班
一种敢偷看裙底头给你炸飞的既视感
然后跑去上色(ಡωಡ)

和基友 @狗糕 一起画的合绘!邪教大法好!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