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活着,打剑三去了,有缘电八见
嗑的写的都是互攻
恰饭技能是接占卜
 

【军师组】三秋 - 01

我又活了 我还在坑里!

◇时隔多年和可爱小海激情联动💙💛@小海你吃不吃草 

◇AI诸葛亮 x 教授张良

◇无差√



张良输完激活码,按下确定。屏幕上的开始界面立刻变成一个扇子状图标,里面的蓝色像水一样上升,界面写着:正在根据您的系统安装。

前些日子,外面铺天盖地流行着一组私人订制AI宣传,说是他们的五位哥哥各有特色,可以满足用户一切需求。其实张良本来对这种少女恋爱风的东西不感兴趣,也不会去了解,但这套产品却神奇地入了他的眼,因为他们的学术群有提到其中一个,且颇为好评。

起初是一位同事说自家侄女买了一套,又发现用不过来于是把看起来最合适的一个送给了他。结果发现,这个AI的计算和信息管理能力意外地强。同事朋友将信将疑地买了一套,也被惊到,于是一传十十传百,这应该最在年轻人中间盛行的东西却成了他们这些学术研究者们最有兴趣的存在。于是官方一看势头喜人,甚至专门推出了一个加强学术版。

张良因为个人喜静,以前没接触过这种人工智能管家,不过他一位学生送了他一个做毕业礼物,正是那“学术款”。

把方方正正一个蓝盒子端在手里,张良抚摸着上面的扇子与人像浮雕,觉得在这种卡通图案上强加学术版几个字有点难以言说的滑稽。不过他还是取出了里面小巧的安装盘。

他确实有些忙不过来,也孤单。有个什么能帮他分担也不差。

“安装完成”四个字取代了被蓝色填满的扇子,画面上弹出一堆发光的蓝色碎片,随后拼成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他仿佛刚刚睡醒那般睁开眼,蓝绿色的眸子中盈着很干净的好奇,就像个初涉世事的孩子。

他同张良对视了有一会儿,才有一丝慌张一样匆忙说话。

“你好,我叫诸葛亮。请设定称呼。”

张良却怔愣了片刻,他走神了,他在想,这个AI那一丝如他宣传色一般纯净的慌张与好奇……现在的科技已经进步成这样了吗?

诸葛亮仍旧在等待着他的回答。他走神太久,让这个AI有点不知所措。不过,AI却并没有很慌张,他选择了礼貌询问:

“是否允许读取数据?”

“……是。”因为张良也不知如何选择,于是他干脆同意。

AI微微垂下眼眸,似乎在查看和思考着什么。很快,他便抬起头来,露出一个了然的笑容。

青年AI诸葛亮眨眨眼:“很高兴认识你,教授。”


——☆——TBC——☆——

查看全文

剑三去了 咕咕

但可以通过【提问箱链接】 点梗 会回给你小段子

ps:对家不必

查看全文

第一轮删完了 接下来研究下擦边 

这个图存一下x

终于过审了!算是和龟壳壳的合作吧,虽然很迟才交还是希望能被支持一下!

投票链接【点这里】

按时间倒序可以看到!叫赤羽流疏!小凤凰!

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也一起加油!

查看全文

新坑预告
参考工业革命的架空时代,科学被捧为最高,为了排除一切阻碍自己发展的障碍,统治者将魔法视为异己。魔法师们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或转行或归隐山林,苟且偷生。因为向魔法之神立下的誓言,他们还要努力猎杀为害人间的魔物,以让愚昧的人们盲目地坚信“和平”……
又一次针对魔法师的清扫到来,诸葛亮拎着箱子冷静跑路,在小巷中与一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捕捉到对方颈上的蓝宝石吊坠有着不同寻常的光彩……

CP:
魔法师诸葛亮x魔法师张良
被魔物污染的人类司马懿x农业神安洛特(oc)
歌剧演员(人偶师)元歌x自己的另一半灵魂

打开百度深受震撼,分享一下
不过搞的还是挺精髓的,是位才子🤔

补充下,是玩家自制!不是真的

【Smarid】旧伤

☆王者荣耀司马懿 x HP汤姆里德尔,注意避雷

☆跳着写的,此时间段其实已经产生了感情

☆就当马超当年那一捅留下了旧伤

☆这个文不一定在同一时间线上,想啥写啥

——

又到了秋冬换季的时刻,风湿鼻炎之类毛病在周围人身上频繁发作,再加上小范围传播的流感,里德尔自然除了必要的买菜和生活用品外懒得出门,几乎整日窝在家看书或者琢磨魔法。

这时节军师府上阳光最好的地方是书房和院子,里德尔当然不愿意在院子里体验概率性落叶糊脸,所以光明正大地在书房另一边摆了桌椅霸占半边原来属于司马懿的空间。

他设了隔音咒,司马懿看了看他在另一边看似激烈却完全没有任何噪音地制造光影特效,再加上这书房面积确实不小,最终默认了他的存在。

但隔音咒是单向的,因此里德尔静下心笔记的时候偶尔会听见司马懿轻咳一声。很压抑但时不时会有动静。

一开始里德尔以为他这强壮的身体也不幸沾染了感冒,怀疑地悄悄打量了几天之后却发现不像。

这日他卡思路的时候视线漫无目的地飘,落在了被阳光照着的司马懿身上。司马懿恰好在此时轻咳了一声,里德尔正打算移开视线,却被他接下来一个动作吸引。

他摸了摸喉结。

司马懿端起桌子上的茶喝了一口,因而里德尔清晰地看到那喉结上下滚咽的动作。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几天出人意料地很少穿高领,因此平日鲜少见光而格外白皙的脖颈暴露在外,方才那一饮,更是让优美又有力道的线条引人注目。

里德尔不禁多盯着喉结看了几秒,他突然发现喉结下面有一道浅浅的红色阴影。再仔细一看,那哪里是阴影,分明是一道愈合了很久的伤疤。

里德尔的目光不由得凝重起来。

他盯了很久,魔法让本就全神贯注于阅读的司马懿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存在。因而他得以判断出,司马懿的伤和他这季节时不时的轻咳应该有关系。

他第一反应的确是与我无关,紧接着为数不多的道义又提醒他应该去问问。最终他还是用“减少噪音干扰”和“防止房东病故”两个理由说服了自己,起身向司马懿走去。

在他迈出魔法屏障的那一刻,司马懿便注意到了。他转过头来,脸上带着耐心,推测里德尔大概遇到了什么问题。

里德尔却非常直接地以目光扫过他的喉结,问:“有旧伤?”

司马懿蹙了蹙眉,显然认为里德尔的关心有点多余。但里德尔已经打破人之间保持疏离的距离靠了过来,微微弯腰在他的喉结上凝视了几秒。司马懿感到他很过分地以一种什么力量扫过了自己,随后什么也不说直接出了门去。

这边微微有点恼怒,另一边也是。

里德尔根据刚刚快速检查的魔法得出了结论:司马懿的喉咙的确受过伤,并且伤得不轻,像是曾被锐物刺穿。

受了这种伤还活下来该说命大还是这边医疗技术强大?但根据有所残留来看,八成这人并没有去接受非常合规的医治。

虽然知道司马懿看着就不是很惜命,他还是有点恼火。

好在他储备里面有几本魔药书,在校期间成绩又是全优。便当卖个小小的人情。

当他几日后把盛着魔药的玻璃杯放在司马懿面前,并命令式地说了一句“喝”之后,司马懿看他的眼神虽然一如平常地冷淡,但还是能发觉他仿佛见了鬼一样。

但他看了看那杯闻起来就很诡异,还诡异得和中药形成两个分支的液体,还是端起了杯子,面不改色地一口气见底。

“不怕我下毒?”里德尔勾了勾唇角。

“你没必要。”司马懿端起桌子上的茶迅速喝了几口。

“说得好。”里德尔扫了一眼他的喉结。今天他又穿上了黑色的高领,但紧身的衣服并不能遮掩藏在其下的喉结。

接下来的整整一天,里德尔都注意到司马懿略显失态地时不时喝水,偶尔还以手指拢住脖颈,神色也不太平静。

魔药生效快,体验却不太好。里德尔的确心虚了一刻。

不过到了晚上,整个房间寂静了很长时间,直到里德尔隐约觉得有点不习惯,才发现司马懿已经不咳了。

嗯,他确认他的魔药成绩在年级数一数二的确没有教授偏心成分。

查看全文

 @大阪烤鱼 画给我的涩图

既然要求我就发授权截图吧

真的非常妙

大家都应该看一看

大图→【♡】

【懿乙女】很久没搞了所以……

文章已锁 想看可以私下戳我

查看全文

【Smarid】“学生”

  秋天已然接近尾声,一场雪高调地昭示了冬天的开始。

  里德尔走在街上倒是无忧无虑,保暖魔法让寒风几乎吹不到他身上。来这边之后可以毫无拘束地使用魔法,自然要多多练习以便提升。毕竟,魔法部那些人还能跨越时空来抓他不成?

  他已经习惯了被叫去买菜这件事,虽然打心底还是会嘀嘀咕咕,不过毕竟每天能不能吃得开心不由他决定,他能选择的只能是绝不把他深恶痛绝的食材,诸如折耳根之类带回去。

  他竟然已经对东方的菜肴产生期待了。里德尔摇摇头,因心情较好而试着(高傲地)讨价还价,并熟练地无视了摊主看傻子一样看他的眼神,拿好菜走人。

  回去的路上他懒得踩雪便走了被清扫好的大路,却偶然和一个人打了个照面。是司马懿那白毛的学生。

  今天他依然穿着那身露半截手臂的衣服,从发红的脸色来看,显然不像他尽力表现的那样可以抵御寒冷。里德尔快速走了几步优雅地站直挡在他前面,他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恼怒又归成礼貌。

  “请问有什么事吗?”他平静地问。

  “又来找军师啊,广场舞先生?”里德尔傲慢地问。

  这个称呼显然让这位名为马超的学生十分恼火,里德尔可以看到他额头上蹦出一根青筋。

  “……是。”马超努力把咬牙切齿换成普通的不悦。“我找老师请教一些问题。”

  里德尔没说什么,挑挑眉让开路,自己径直向军师府走去。他感觉到身后的人紧绷了一会儿,才略微放松下来,虽然跟了上来却刻意保持着距离。

  说是问问题,其实差不多是提供情报。里德尔没那个心思偷听他们的谈话,等着马超走了之后才又踏入房间。

  司马懿手撑着额头,显得有些疲惫。里德尔目不转睛地盯了他一会儿,忽然开口:

  “他演的不错。”

  司马懿微抬起眼看了看他,其中的情绪并无惊讶。

查看全文

随笔

拾起自己对汤姆.里德尔的爱,并鼓起勇气直视自己乙女(乙男)的初心。

其实我喜欢他很久了……只是此前未提过。以后大概也会写一些相关,非HP圈和不看原创主角/乙女(乙男)文学的朋友可以直接无视我。

写东西嘛,本就为了快乐。

以及——尝试不同的文风。

日记本已经三天没有理我了。

显然,我把它当做普通笔记本和摸鱼本使用,还要求他帮我分类整理下以便随时调取的行为激怒了他。

不过,我可以非常自信地说,他绝对不会把这些笔记随手扔掉——毕竟我使用的植物色素墨水多多少少可能含着那么一点还没消散的生命力。而且,在只能与我交流的情况下,他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仔细想想我甚至可以笑出声——年轻的黑魔王一定从未受过这样的虐待。向来众星捧月的他突然被当做魔法物品使用,如果日记本内部空间由他自定的话,我可以想象他坐在一堆文字中间一脸恼火、绞尽脑汁的样子。

“还活着吗?”我换了个颜色的墨水写字,这种深沉的墨绿色不知是否符合他的喜好。

依然毫无回应。

这倒是正常现象,如果他在被我折磨这么久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心平气和,那我就该怀疑下日记本里装的东西究竟是不是某16岁斯莱特林少年。

“自私,愚昧,自取其辱。”我缓缓写下这三个词。

他终于有了反应,不过只回答了半个词便又消隐。看开头大概能猜出是什么和我所用类似的同义词,但又觉得没必要纠缠而选择不理我。

“来吧。”我轻快地写下新的一行字。

“我来带你看看——真正的世界。”

查看全文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