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突然画画。
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是杂食的
我在坑里的时候可以私信我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
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电脑端看我主页左边有分类!
手机端就戳tag啦
 

【双七】技术宅的相爱相杀-3

【第一章点这里】

班七并没有费心去记路线。

——如果此程注定无归,记了又有什么用?

不过有些令他惊讶的是,电玩没有直接带他去家里,而是先把他带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小诊所处理腿上的针伤。这个细节让他心里莫名又踏实了一点,不过他可不会因此产生感激的情绪,毕竟伤口被制造的过程他可是很难以释怀。

注意到诊所大夫见到电玩时微微点头,处理他伤口的时候也对受伤原因只字不问,班七意识到电玩一定是这边的常客,甚至,也许这里就是所谓的……地下诊所?如果是这样,电玩的背景一定非常不简单。

尽管伤口其实很深,又维持着没有被认真处理的状态过去了一段时间,现在已经有些疼痛难忍,但在清洗伤口的时候,班七还是咬紧下唇,一声不吭。

他不愿泄露自己脆弱的样子。

班七本以为电玩的家会坐落在深山老林或某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想象中的秘密基地却并没有出现。他被带到了市郊的一个别墅区,在曲曲折折的小路上走了十几分钟后,电玩在一座有院子的别墅前停下了。

不知道该不该吐槽一下有钱人的生活,班七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其实这里也差不多接近山区,一边是层峦叠翠的山林,一边是面积小却很精致的景观湖。

班七注意到,电玩的门用的也是瞳孔锁。

打开门的一瞬间,有个影子扑了过来,刚刚经历过电玩站在自家屋内的班七不由一紧张,却发现那是一只体型较大的猫。猫看到班七后,炸毛后退了一步怒瞪着他,看样子电玩应该很少带人回家。

电玩轻声和猫说了句乖,猫不再摆出攻击姿态了,溜到一边蹲着,但目光还是警惕地黏在班七身上。电玩向班七示意沙发,又去给他倒了杯水,班七快速扫了一圈屋内,发现视野范围内的客厅看起来确实就像正常的豪宅,没藏着什么可能是陷阱的东西,犹豫一下,还是坐下了。

“现在你能否告诉我,大师在哪?”

“你为什么不自己问他?”电玩递过一张纸条,在对角的沙发上坐下。班七发觉纸条上写的联系方式和他所知的大师的号码完全一致。

在电玩提出这点的时候,班七其实很是警惕,他有想到,会不会其实这就是一个阴谋,要用他做俘虏来欺骗导师什么。但他又可以确定,仅靠捕捉信号加以操控是目前达不到的技术,而自己的手机完全不可能被任何人动手脚。

虽然他觉得能把事情掌控在手心之前,一切行为都得小心翼翼,但对导师的担心和对眼前人身份的疑惑还是让他思量再三后拨下那个已经很久没打过的号码,静静等待着。

嘟了好几声后,终于通了。立刻一个声音从听筒传来:

“哟,徒弟弟,你已经到电玩家了吗?你师父睡了,你有什么——”

班七立刻把电话掐了。

这个声音虽然没听过几次,但是是墨子没错吧!墨子为什么又在他导师家啊!天知道当初他就是因为——!

但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那一句“你已经到电玩家了吗”吸引了他的注意,原来电玩真的是导师派来的人?只是……一个想法渐渐在班七脑中成型,他必须要弄明白,必须有一个解释——

“你到底是谁?”班七慢慢握紧手机,如果得不到合理的回答,他也许会出离愤怒。

“咦,我就说你怎么看见我这种反应,导师真的没和你提过?”电玩摊手,“初次见面,期待已久,我是……你的师弟。”

“这不可能!”班七噌地站起来,惊愕使他脱口而出:“导师说过他只收我一个学生!”

“是啊,所以其实我师从墨子。”电玩不慌不忙地倚着靠背,饶有兴趣地观察着班七,“当时我去找大师,希望能成为他的学生,但给我开门的竟然是墨子,这个我也惊讶了一下。我给墨子看了我的作品与论文,说明了来意,但是他说,我拜他为师就可以,效果和拜大师是一样的。”

听了这个说法,班七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什么反应。他盯着漂亮的云纹地板,又缓缓坐回去,或许,这种情况并不能算导师违反约定,但突然多出一个师弟,还是这样见到……

半晌,他突兀地冒出一句:

“我无法原谅。”

“你杀了我的下属,我都没有说什么。”电玩回应。

“那是你的下属?”班七抬头,“科学院在黑帮还有势力?”

“总得压制一下黑暗面省得他们太能惹是生非。你接委托的时候就没有奇怪过为什么不给出详细的说明而只写会起冲突吗?以及,谁告诉你我是科学院成员的?”

这个时候再想不清楚自己的暗杀大约破坏了什么计划,班七就可以把智商拿去喂猫了。但他还是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并且,经常被蒙在鼓里使得他的心情很不好。所以,即使电玩认真地等着他的表态,他还是不打算给出什么善意的回答。

“我不喜欢你。”班七盯着那双紫水晶一样的眸子,直截了当地说。

电玩却意味不明地笑了,他迎上班七清澈的红瞳,话语中似乎有着别的含义:

“可我喜欢你。”

 

——☆——

 

至于班七与自家导师之间的矛盾?让我们把时间退回很久之前。

那时,大师的第五项发明刚发表了理论论文,具体的实体项目还正在完善。正在帮大师反复计算数据的班七听见大师疑惑地“咦”了一声后,那边的声音就消失了。班七凑过去看是什么使导师停下了手头的工作,却看见他的屏幕上亮着“墨子已成功研发出xxx【他们的研究项目】”。

“信息泄露出去被抢注了?!”这是班七大惊之下的第一反应。

“不,不应当……”大师深深皱眉,用手点着屏幕上的几处给班七看,“你看,这几个地方,都是用另一种方法得出的,很显然我们的方法并没有泄露,而且你看,这几处还更精简……这个墨子,他到底是谁?以前闻所未闻……”

因为发明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一个谁先弄出来谁占理的事,所以大师和班七也没有干什么不讲道理的事,仅以为是巧合罢了。

然而半年之后,在第七轮研究上,又发生了类似的事……

这次,大师向对方致以信件,对方却对这份试探毫无回复。

然后,第八次,第九次……大师按捺不住了,开始在各种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指出墨子研究中不妥的部分,并暗指对方的研究与自己高度相似却发表在自己的理论之后。出乎他意料的是,墨子选了一本杂志刊登了回应的文章,同样是对大师发明里的诸多不足做出批判,但其中也暗含的潜台词实在有些心惊:

“——阁下的思路总是与我类似,我还没怀疑你抄我呢?”

之后,班七看了许久自家导师与那个未知的墨子在杂志上花式写论文炫技试图把对方比下去,他觉得自己都要麻木了。因为大师一心想着加快研究进度,被使唤得像条狗的班七常常在心中呐喊:为什么我是个人类呢?为什么我不是个人工智能呢?我要是个机器人多好起码散架了还能再修起来——大佬掐架学生受累到底是什么操作啊——啊啊啊啊————

有天班七抱着新的研究资料去敲大师的门,为他开门的却是一个陌生男子。班七看着这个长发美人,愣了,还没来得及问,对方便先一步开口了:

“哟~徒弟弟~”

徒弟?什么玩意?大师整容了吗?可是声音不一样啊?不对大师从来都叫我小七啊这到底是谁啊!谁是他徒弟啊我身后好像没跟着人吧!

“愣着干啥,快进来。”大师推开堵门口的陌生男子,把班七拉进来,发现班七看见他以后表情更疑惑了,连忙开口:

“小七,之前忘了给你介绍,咳,这位是墨子。”

“哦,墨子大佬,幸会……”班七条件反射地说,然后立刻惊悚了。等等,墨子?!墨子不是据说一年四季都穿着自己的发明吗眼前这个怎么回事!真容吗!不对,重点是,墨子不就是那个和自家导师掐了两年的家伙?!为什么竟然出现在大师家还叫他徒弟啊?!

墨子笑眯眯地从班七手里接过资料递给大师,顺便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口水,因为徒弟这个词悚了很久的班七注意到到墨子用的是大师的杯子之后,一个想法犹如晴天霹雳击中了他刚转过弯的脑子——

怪不得后来论文掐架里互相指正的意味越来越多了——然后大师还经常把他支出去——

班七都想咆哮了,说好的研究狂魔眼里容不下别人呢?一般遇到和自己抢新发明发表权的家伙不都应该打死算了吗!这俩抢来抢去不仅没打起来,最后还抢到床上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他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么努力地,帮导师,撕了,两年,墨子。

班七从来没有这么觉得自己像狗过。

于是他果断地出师了,当学生太没前途,他要去自己出去拼一片天地,这样才能保护好他脆弱的三观。

——☆——TBC——☆——

班七:我是个直男 我无法容忍自己的导师这么给 还拿我当枪使

这一章长不长!三千多字!惊不惊喜!

话说如果发现我有文风突然转变或者每章都不是一个风格的现象……不要槽我咳……

这里说一下,我的所有关于鲁班的设定里,鲁班七号和鲁班大师都是分开的,大师创造班七,或师徒关系。

在这个坑里,班七、电玩、墨子、大师四只都是人类,班七是大师的学生,电玩阴差阳错是墨子的学生,但是因为大师和墨子之间有哲♂学关系,所以电玩和班七算师兄弟

【下一章点这里】

评论
热度(7)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