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突然画画。
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是杂食的
我在坑里的时候可以私信我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
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电脑端看我主页左边有分类!
手机端就戳tag啦
 

【双七】技术宅的相爱相杀-5

第一章点这里

“晚上好,今天我要示范如何带一条菜狗躺赢。”

在班七下载游戏的时候,电玩开麦对他的粉丝说。虽然他的粉丝不是很多,但此时已经有一些在与他互动了。

班七面无表情地斜了他一眼,接着安装游戏。不过就斜这一眼,他发现电玩的直播没有开摄像头,是纯语音的,怪不得这么电玩作为某些组织的幕后人物,这么嚣张都没被扒出来。

“要把我的号借给你吗?不然新注册的号你玩起来太累。”电玩语气和善地问。他的粉丝瞬间炸锅,他们第一次见到电玩主动借号出去,纷纷开始猜测他是不是有了女朋友。

班七依旧没理他,直接点开游戏,在账号一栏里输入数字。

“你竟然有号的吗?”电玩表示吃惊。

“我为什么不能有?”班七反问他。因为他和电玩坐在不同的桌子上,所以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随着他出声,电玩的弹幕上突然刷起了Yooooooo。

“可以,想不到,想不到。”电玩注视着班七输密码,第一次,错了,第二次,也不对,最后试了大概三分钟,才成功地登录进去了。

“你竟然是老玩家?”电玩注意到班七拥有一小半角色,甚至刚开服时送的几个限定角色也在他的选择栏中一闪而过,不由得十分惊讶,手肘撑在桌子上托腮看他,“厉害了,看来我得收回刚刚那句?”

“你倒是带我躺赢啊,不要食言。”班七一边改界面,一边嘲讽他。

“可以,今天就给你秀一波五杀。”电玩异常自信地组了班七,选了一个盗贼,点下确定。

班七鼠标在屏幕上虚晃了许久,最后点中了一个超远程的射手。

“哇,你还真是大佬的吗,可以。”电玩开始膨胀,伸个懒腰摆正键盘,“好的各位观众朋友,不立flag,这把稳赢。”

“等下。”班七打断他,“技能快捷键是哪个,我忘了。”

电玩:笑容突然凝固.jpg

“秒收flag怎么了!你们有毒啊,我就算c位废了也能秀起来的好吗?”电玩对粉丝们突然笑炸的行为表示不服,随即连忙给班七介绍键位,还非常怀疑地问了句:

“你别是连玩法都忘了吧?”

“这可说不好哟。”班七竟然回了一个非常天真无邪的笑容。

电玩好像被班七的反常行为吓到了,直到开局倒计时提醒音响起,才连忙转回头去操作。

班七没有辜负电玩和他粉丝的期待,虽然开局后不久就遇到了对面的小队,但靠着立刻撤回安全区就不出来,成功避免了1v2送一血。在另一边探索的电玩见再这么下去就算人不挂,但也会导致己方处于劣势,匆匆绕路赶去支援,毫无压力地双杀了没有防备的敌方小队,然后膨胀地叫班七跟着他一起去搞事,结果两个人刚踏进争夺区域就被对面全体队员包围,被锤得渣都不剩。

空气一度寂静。

“你说的五杀呢?”班七用犹如直线的语调问。

弹幕已经笑爆了。

“意外,意外,我先发育一下。”电玩强行镇定,复活以后持续在未开辟区域探索,经常偶遇到对面的肉盾。

不知道肉盾单独出没是什么操作,观察发现确实只有他一个人后,电玩靠着所控制的角色可以隐身卡视线死角一直粘着他,时不时上去削掉他一点血。对面不服想和他正面打一架的时候,他拉开距离假装自己已经离开,但对面打算放弃打架继续探索的时候,他又溜过去就是几个凶残的攻击技。如此反复,他终于耗完了肉盾的血,当击杀喊话响起,还公屏发类似挑衅的文字。

“你们不要不信,我现在就给你们秀一波。”电玩在成功把对面肉盾心态弄崩到躲在脆皮身后之后,继续全场游走骚扰对面,刚把对面的牧师在跑进安全区之前强杀,回头一看,突然发现班七已经0-5。

“稳一点,我们稳一点行不?”电玩一边和对面盗贼纠缠,一边愁怨地说。

“体谅下萌新啊,你继续你的五杀多好。”班七趁着等待复活,拖着镜头在整个地图上扫视,很淡定地喝了口水,把杯子盖好放回笔记本旁边。

“我怀疑你是故意的。”电玩轻轻用中指敲着滚轮,不知道应该为师兄终于和他主动说话这件事而高兴,还是为对方一开口就是这种语气而发愁。

“哦,随便你啊。”班七随意地控制着角色顺着墙根转遍地图,不到一分钟就再次撞上敌方角色,他悠然的操作很显然不敌对面精巧的走位,在经过一场仅有十五秒的正面对抗后,班七的角色再一次趴在了地上。

“真是一场激动人心的单方面碾压。”电玩评价。

班七不理他,靠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

电玩因为这一个悠闲的动作而多盯了他一会儿,在对上班七察觉到视线而回报回来的特别不友好的目光后,如同什么都没干一样继续开始与他的粉丝互动。

虽然电玩的实力不容置疑,但敌方的整体水平要更强一些。很快两方便到了要进行团战争夺的时刻,电玩率先切向后排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但姗姗来迟的己方肉盾因为不太会玩而没能保护好班七,导致开团就是劣势,一番纠缠后还是占了下风。

己方的法师显然深知猥琐流的真谛,你退我进,你进我跑,靠着不断兜圈子成功地让对面剩下的两个人不敢贸然进攻,然而实力的差异还是有些显著,两方复活后又是一次开团,这次,因为支援速度赶不上,电玩和班七所在的一队成功被打团灭了。

电玩沉默地看着死亡回放,复活之后一直在复活点附近转圈,连系统提示敌方占领了一个新区都没有赶过去。他让视野跟随着继续出去探索的班七,仿佛在思考什么问题。

“放技能的时候可以选对象瞄准。”在看到班七和法师两个被对面追,班七试图正面对抗而挂,法师靠着猥琐逃过一劫的时候,电玩忽然说。

班七愣了一下。

“在设置里。”电玩说完这句,赶紧去救自家被包围的法师,他打得格外认真,法师又一看就身经百战,成功地把对面打退。电玩不依不饶地追上去,对面的角色虽然只剩下一个血皮但眼看再有两步就要跑进安全区,电玩正因为自己是近战而感到有心无力,忽然一支光箭从他身边擦过,精准命中,一击击杀。

在敌方大喊“靠!”的时候,电玩转过视角,看到躲在墙角的班七依然维持着举弓的动作。

“完美,就是这样!”电玩撂下鼠标,激动地拍桌子。

然后敌方盗贼忽然冒了出来,一刀,两刀,班七措手不及,立马扑街。

“毒奶,好,我是毒奶,认了。”电玩对笑炸的弹幕愤愤然,不顾自己也是残血状态,冲过去和敌方盗贼一番殊死搏斗,靠着自己有吸血装成功反杀,还去顺手诈唬了一下对面在远处探头探脑的牧师,“不管如何,你们看,我的队友看起来已经摸索出了一些技巧,这盘我们肯定能赢。”

但在接下来的团战中,虽然班七的准头不再飘忽不定,法师却突然掉线了。电玩一心要赢,拿了个三杀,却没有注意到敌方剩下的人正悄悄地溜到最后一个待占领区,班七出声提醒的时候,失败两个字已经在屏幕上跳出。

“你有毒。”班七说。

电玩双手支在桌子上撑着下巴,一脸“真的不是我菜,是世界针对我”。

第二盘,队友们的网没出问题,实力也算是很稳,在配合之下,几次惊险的争夺对决之后,赢了。

“看吧,我就说很稳。”电玩和粉丝得瑟。

“请开始你的五杀。”班七插话。

“可以。”电玩摆正键盘。“是时候展现一下真正的实力了。”

第三盘运气很好,对面除了辅助以外都不是特别会玩。他们很快就占了上风,在争夺区包抄了对面的团队,发育得很好心态也很好的电玩步步紧逼,率先上去一套完美的操作,喊话出现了!三杀,四杀,五杀!

不对。电玩震惊地站了起来。

击杀者是班七。

弹幕已经不仅在哈哈哈哈,还在疯狂刷“一顿操作猛如虎,回头一看助攻五”了。

“你故意的。”电玩缓缓坐回去。

“哦,你不是说我菜狗么。”

看着从语气到表情都很无辜的班七,电玩一时语塞。

班七淡然:“继续啊。我还没躺够。”

“可以。”电玩深吸一口气,把心重新放回游戏,与队友们配合完美,一鼓作气发起进攻,漂亮赢得了这场比赛。

之后他们又打了三盘,班七没有再抢电玩的人头,也支援得越来越准,越来越及时。当五连胜在屏幕上跳出的时候,电玩忽然说了句“我去倒杯水”后关掉了麦,却并未起身,而是转头注视着班七:

“你的准头还真不错,让我猜猜,也许你有位故人叫百里守约?”

“见过几次而已。我还有位故人叫扁鹊。”

“哦?怪不得那个鲱鱼罐头有那种威力……只是,扁鹊不是知名的神医?我真是初次知道他还插手了这一行。”电玩斟酌。

“你知道的太多了。”班七一语双关。

“当然,职业需要。”电玩也带着潜台词回应。

随后班七便不搭话了,电玩去倒了杯水,顺便给从第四盘开始就一直蹲在一旁瞅他们的二花开了个猫罐头,再次开麦,两人接着打游戏。

开局选角色的时候,一个队友率先选择了盗贼,电玩看着仍旧打算玩射手的班七,鼠标从一溜战士上划过,最终却在一个牧师角色上按下了确定:“来,给你一个表演的机会。”

班七没回答,但把他的角色从之前一直玩的超远程射手换成了一个攻击速度更快的射手。

“哦?你还会玩这个。”电玩讶然,要知道这个角色因为有传送技和更多的攻击技,操作起来还是很有难度的。

“不会。”班七果断答,见电玩半晌不说话,又补了一句:“难道你不是奶妈么。”

电玩注视着一片“哈哈哈哈哈哈今天主播格外沉默啊”“想不到吧!”“第一次见主播语塞”“哇要搞事吗!打一架打一架”“主播基友很理所应当啊”的弹幕,最终还是继续沉默着迎接了开局,才开始根据队友的行动做出一些解说。

“对面这个阵容不好打啊。”开局看到对面是五个远程后,电玩前几分钟便一直跟在班七身边作为辅助。

他们选择的区域敌方也是两个人,班七虽然操作确实不熟练,但打法没什么毛病,一直借助卡攻击范围边缘的方法,持续上去怼一下就跑回来等电玩把他奶满。电玩又跟了一会儿,帮班七打死对面的一个射手后,觉得他这个猥琐程度还可以,相比之下己方的盗贼和法师或许更需要支援,便说了一声以后,跑去帮助其他队友了。

然而他刚离开,班七就被敌方的三个人围攻了。

躺在地上的班七什么也没说,甚至还摸了摸蹭过来躺在他电脑旁边的二花,但电玩的弹幕持续刷起了“你有毒”“这口奶有毒”“哈哈哈哈主播这还真是你的锅”……

“不行,这个锅我不背!”电玩感到自己的心态逐渐岌岌可危,连忙和队友一起过来。班七复活后再度赶来,对面的人也到齐了。

双方周旋许久,敌方先按捺不住,一个流星火雨丢进他们队伍中间,班七和法师躲闪不及被打掉一半血,电玩一个大加及时拉起血线,身为肉盾的骑士连忙把他们护在后面。这次匹配到的队友法师虽然没有第一盘遇到的那么猥琐,但知道边躲边给对面人群里丢控制。他控一个,班七就集火一个。他的子弹打得非常准,一颗都不偏,身上还有电玩给他加的暴击buff,没几秒钟,敌方就濒临残血了。

敌方剩一口血,想攻,骑士挡住他们顺便一个群体伤害,瞬间把他们打残。想跑,看似没参团的盗贼突然从撤退必经之路的石碑后跳出来,一刀一个头。

“太猥琐了!”对面集体躺在地上,公屏槽他们。

盗贼首先发了个可爱的颜文字回应。随后法师和骑士也发了同样的颜文字。

“仿佛他们是三排诶。”电玩也复制了那个(*'▽'*)♪发出去。

令他吃惊的是,随后班七也复制了颜文字发出去。

“对面等着!”敌方气炸。

“好呀♪”盗贼回完,窜过去占领了一个新区。

对面复活之后打得更努力了。然而事实验证,在其他人水平相当的情况下,有个靠谱的奶妈就已经意味着胜利。电玩充分发挥了自己控制局面的能力,每次加血都卡在最关键的时刻,相比对面牧师手忙脚乱地切换目标还躲躲闪闪生怕被打到,电玩可以说是辅助得游刃有余。

这盘他们赢得很轻松,几乎算是满血吊打对面,电玩看了看战绩,班七竟然是全场最佳,于是他忍不住开口夸奖班七对于局势的观察和放技能的及时。

班七不吭声,直接关掉了游戏。

“?”电玩惊疑地看着他,以为自己哪句话说得不对把人惹毛了。

“论文还没写完呢。”班七的表情仿佛不太想理他,但还是解释了一句。

“或许这就是大佬吧。”电玩感叹。“那我可谢谢你没写完都来陪我玩。”

班七依旧没理他,合上笔记本站起身。

“明天你还来玩吗?”电玩注视着班七拔电源,询问,随即找借口般地又补了一句:“我的粉丝们挺喜欢你。”

“行。”班七顿了一下,然后抄起他的笔记本。二花一看他要走,也爬起来。

“二花你不要我了?”电玩看着这俩走远,对门喊了一句。

二花昂头抖抖尾巴尖,还是跟着班七走了。

 

——☆——TBC——☆——

 

这章四千六!写到窒息

感谢 @九云集 抽打我并给我建议,让我认真写了游戏部分【虽然还是很流水账

班七:我超记仇的

怕有些人看不出来,说明一下,前面和这章都有暗示,班七以前曾经对这些有兴趣,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而潜心研究学习。电玩的一直坚持使他产生好奇,于是同意和电玩打游戏。刚开始的时候班七是真的不太会玩,一直在观察新地图和队友打法。班七智商不低,也不是手残,等他摸清楚规律之后,就可以很6了。

电玩是在借机会试图深入了解班七

班七对于电玩知道他很多事情这个一直心怀不满

游戏半虚构的,不要考据,我就是非常想写点西幻元素,不要打我【蹲】不能写西幻,我会死的

猫为什么喜欢班七?当然是因为电玩喜欢班七,而班七喜欢它,主子的逻辑就是这么任性【和假装自己能助攻

评论(8)
热度(9)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