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突然画画。
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是杂食的
我在坑里的时候可以私信我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
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电脑端看我主页左边有分类!
手机端就戳tag啦
 

妙,妙啊

Cyan:

能战胜。

哪怕眼前的血族步步逼近,出自教廷的特使依然怀着这样的自信。

他毫不犹豫地解下腰间的挂饰,举起——秘银制成的十字架,能有效抵御一切黑暗生物的袭击,其上精细镌刻的符文尤其对驱逐血族有奇效。

果然,血族在看到他指间点点闪烁的辉光后,原本狂妄的神色出现了一抹谨慎,并小小地退了一步。特使露出挑衅的微笑,果然,这些污浊的生物无法接近圣物。他握紧长枪,姿态由防转攻。那么,下一步,就是净化——

血族忽而以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离开了他的视野,是要逃跑?特使露出嘲讽的笑容,也罢,拥有自知之明的家伙可以放他一条生路,只要下次别再被他遇见——

然而下一秒钟,搭上他肩膀的手却使他的笑容突然凝固。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长枪便被夺走扔到一旁,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所限制在原地不能移动的特使眼睁睁看着一只手不慌不忙地顺着他的胳膊移动,逐渐接近了还在散发圣光的十字架,然后突然握住了它。

不——这不可能——

十字架的光芒瞬间熄灭,震惊与恐慌忽而在特使的心底炸开。明明之前对峙的所有血族连靠近他都会被圣光灼伤,然而眼前那只手长而尖的纯黑色指甲与余光所扫到的银紫色长发无比清晰地提醒他,这正是他方才遇到的,以为逃离了的敌人。

“你知道德古拉伯爵吗?”揽住他腰的血族在耳边轻语,唇沿着他的侧颈缓缓下滑,偶尔触碰到肌肤的獠牙使得恐惧在他的心中疯狂增长,“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这个名字的主人从未被捕获?”

伯爵?传说中不畏惧十字架与阳光的血族?特使终于意识到他遭遇了一位怎样的强敌而自信逐渐分崩离析,却依然努力用精神力抵御着对方的控制,试图拿回被夺走的十字架:“放开我,你这邪恶的生物。”

“那不妨做点更邪恶的事?你们教廷这种临死还强行镇定的样子,还真是有趣。”血族用可以称为优雅的动作在他的胸口沿着十字纹样摩挲,锋利的指甲轻而易举划开了衣物,并撕下那些残缺的布料。

夜晚的凉风吹到肌肤的感觉让特使条件反射地微微颤抖,这个动作引来了血族的轻笑:“项圈我喜欢,可以留着。”

——☆——

  文来自这位小可爱 @菌梦 ,第一次合作真刺♂激bu

评论
热度(176)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