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偶尔画画。
日lof是可以的!会害羞和开心/////
农药雷史向
【热衷冷门】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杂食。在坑时可以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我有目录哦 置顶或随便一篇文的文尾就有个人目录的链接
 

【女友向】对TMR的所有权宣告

自娱自乐的产物。严重女友粉向注意。借语c梗注意。
不能接受请直接不看。
不打tag了,怎么能给别人共享他呢bu

.

.

我一直不清楚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也并不想追问细节,我只知道目前他属于我——这便是能让我安心的全部。

大约两年前,在一场商业化晚会上我遇到了他。我要如何才能不注意到他?握着红酒杯的手骨节分明,微长的服帖黑发,精确到度的有礼笑容——原谅我那时失了措辞,可我实在想不到除了这些被用到狗血的书面词之外的形容。

太像了。这是我的第二个反应。
  
我在语c中扮演了那人那么多年,现在眼前人的一举一动都完美契合我之前对那人性格的所有推测,我怎可能无动于衷?
  
并且不为人知的是,我对他的外貌一直有自己的设定。我认可电影中演员的演技,却不认可他们的相貌。是的,他们颜值都很高,可在我看来并不是他。但我画画极差,也无法描绘出心中他的样子,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默默地,反复地书写。
  
眼前这人实在是太像了。这也是为什么我看了一眼就惊住的原因。仿佛在那一刻,我心目中对于他的形象设定终于被具象化。
   
只是……他的眼睛是绿色的么?原著中是什么颜色?黑色?蓝色?出于喜好,我扮演的他一直是红眸的,现在眼前这人……
   
我不该胡思乱想的。盯了太久当然会引起他的注意,我并不掩饰自己的举动,镇定地上前搭话,仿佛只是普通地看中他来邀请一些商业合作。但我很清楚自己心里并不像表面那样波澜不惊,因为我忽然发觉他的声音也完美契合我的想象。甚至包括语调。
   
世上真会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么?当然名字截然不同。可换个名字又多么容易。难道真的是他?那又怎么可能?我宁可相信眼前人是个同我一样疯狂的存在。但我并不敢直接询问。大抵我的内心还存有一丝期待?
   
我试着用我脑补过无数次的方法去与他对话。当然天衣无缝。我沉迷他那么久,又怎么可能没有思考过如何与他相处才能获得他的青睐?
  
他果然露出了欣赏的表情。这使我又一度怀疑,但还是决定秉节持重。
  
后来发生的事竟出乎意料地左右逢源。我和他所处的公司恰好有业务合作,相逢后又开始反复出现“偶然”……
  
——顺利得令我怀疑,也让我逐渐迷惑。
   
我以为我一直在向他的方向学习。镇定,而维持该有的傲然。现在我却无法维持。喜欢上一个几乎同他一样的人,这是应该的吗?我以为我忠于他……但若是眼前有相似度足以爆表的存在……
  
我还是心动了。我开始试探他,即使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在各方面都争取与他有交集;甚至试图在他的生活中承担不可或缺的辅助角色。终于,我的实力得到了他的认可,引起了他的兴趣。

我与他越走越近,我们不再仅仅是商业上的朋友。我试着约他出行,他竟也欣然答应。一切都在往我最渴望的方向前行。
   
但我一直没有让他了解到我的喜好。因为我心底始终有个声音:万一呢?
  
很快我便真的发现,万一真的发生了。他初次听我说“你同他真像”时仅是微微扬了扬眉,问我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接近他。我果断肯定。因为如果真的是他,任何掩饰都毫无作用。他没什么大的反应,只是和我说,我不应该通过他去看另一个人。
  
我那时答应了,实际一直没有放弃。种种细节都在证明我那疯狂的猜想。我更加努力地配合他的喜好,终于有天并肩坐在长椅上时,他开口问我,确定倾心的是他?他可以答应。
  
“当然。”我注视着他漫不经心地掏出一条翠绿的项链,心底的声音疯狂地喊:你看,连品味都同他一样!
  
那个瞬间,我的勇气腾地燃起,将理智燃烧殆尽。我站起来,一词一顿:“当然,而且永远。汤姆.里德尔。”
  
我清楚看到他真的僵住了。手指缠着链子思索良久。但我坚决地相信我没有误判,因而一直用说不准有点可怕的眼神盯着他。
  
他终于笑了一下。“有很多人说过相似。也有尝试和我多说几句甚至劝我去拍片的。但她们都只是娱乐性质。”他站起来,很耐心地把项链圈过我的脖子,在颈后扣好,“你还真是顽固。在有这么大改变的情况下还能猜出。”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不好意思详细回忆。只知道我深藏的少女心炸了。
  
十六岁的他来到这个世界,在隐藏和适应中思想渐渐改变,现在拥有感情的样子着实可爱。
  
私下里我根据自己的癖好叫他里德尔而不是现在的名字。开始他不太情愿,后来听多了就习惯了。有时当他展示出令我沉醉的气质时,我叫他王,却并不对他俯首称臣。他问我为什么,我答,本来我所做的一切就是想获取一个平等的地位。他欣赏地点点头。
  
我从未主动和他提及那些过往,也不多问他的经历。我明白那些所不愿意说的事情,追问只会使关系分崩离析。这对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对于内心傲然的他尤甚。
  
我按照我喜欢,他也喜欢的方式与他相处。虽然我并不敢太期待,但确实会在不经意间察觉到他的关心。这种情况下,那些我的幻想全部得以有机会实现,在他允许的情况下,我甚至按照我曾经写过的“调戏T.M.R五十题”尝试挨个对他进行骚操作。

这个世界限制魔法,他又是在年少时到来,因此只保留着很少的能力。但我非常沉迷于看他用微弱的力量做一些辅助日常的事。从诱惑甲方签下合同到在笔尖坠落地面之前将它悬浮,在我马上就要做出黑暗料理的时候掐掉电源和煤气,又或者在夜晚点几个光球放在床头。我还诱惑他戴上红色美瞳,然后拍一些符合我的幻想的照片来私藏。
  
很明显他自己也说不准自己是不是真的动心,但在不经意之间透露出的重视让我欣喜若狂。我简直想告诉全世界我的愿望实现了,又想把他拴在这里仅被我一个人占有。
  
我承认了自己会写一些有关他的文章,他似乎不太在意,只是偶尔看到过几篇,说我的性格分析写的还算可以。但我没有告诉他我还有语c的爱好。因为我猜测他知道我扮演他的反应肯定会和知道我写他同人的反应截然不同。
  
我研究了那么多年,几乎把自己的性格与他融为一体。有许多人与我对戏,惊叹与夸赞我的还原,只是我很清楚,我就是他,他却不是我。
  
现在我得到了他。好开心哦。
  
但我没有就此退语c,甚至会暗中观察他的举动,借此反复修正设定。这是不是对的我不确定——但我确定我对他的狂热是确凿的,指数函数般上升的。我都觉得自己像个脑残粉。

但该来的总是会来啊。有天我去洗澡的时候他替我接电话,看到了我的对戏记录。他沉静地翻了很久,一脸饶有兴趣,竟然还指出了几个我写的不符合他真实性格的地方。在我因从未见过他露出这种极喜悦的表情而有点害怕的时候,他问:

“真令人怀疑。你是喜欢我,还是想成为我?”

这个问题,其实我早就想过……。如果是学着他的方向努力的话,为什么一直想着昭告世人?如果是喜欢他,为什么得到了之后还要继续?

“也许是想确定不会失去才那么做吧。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马上终止,我只是……过于渴望能接近你。哪怕只是追逐影子。”最终,我这么说。

他把手机递还给我,指尖轻触我的掌心:

“很好。我允许了。”

——☆——End——☆——

个人目录

评论
热度(2)
© 菌♂梦♂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