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偶尔画画。
日lof是可以的!会害羞和开心/////
农药雷史向
【热衷冷门】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杂食。在坑时可以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我有目录哦 置顶或随便一篇文的文尾就有个人目录的链接
 

【酒鱼】不要和室友喝酒

现代设定

 -

当李白根据留好的影子直接瞬移回家时,正看见庄周趴在餐桌上发呆。

他知道与需要按时上班的他不同,搞设计的合租室友庄周仿佛是秘密产业的大佬,不是不见人影,就是整日在屋里不出来,像这样会出现在客厅的情况实在少见。

见他回来,庄周微微抬头看了他一眼,问了声安,就又接着趴下在平板上勾勾画画,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思索了一下,李白晃了晃手里的袋子,把餐盒放到庄周面前。

今天的晚饭他本就买了两份,合租的两年两人没少互相照顾过,今天下班前想着庄周大概在家,打包食物的时候也就再捎了一份。有时候他还会给庄周那条长得像鱼的小魔物也打包些点心吃,今天也是如此,只不过他在屋里扫了一圈,没看见那个小家伙。

有时候真像养了一大一小两只宠物。李白想着,随手把大衣挂在门口的架子上,看庄周道了声谢慢慢直起身,自己也拖出椅子坐下。

“还在推敲项目?”李白伸手从旁边柜子里拿了瓶酒。“我今天的客户也真是烦人,非要压价也就算了,还非要拉着我站在走道里讲方案。你知道么——”他给自己倒酒,用手比划出一个长度,“那旁边的雕像都是有佩剑的,我都想拔出来架他脖子上,让他少比比两句。”

“所以最后谈妥了吗?也亏你有能耐下性子接待他们。”庄周慢条斯理地把眼神从平板移到餐盒上,开始打开卡扣。“我觉得你并不适合这份工作。”

“是啊。就算工资再高我也不能容忍他们那种德行。或许是该考虑跳槽了。你呢?最近还顺利吗?”李白看庄周没有关掉屏幕,而是把它放到玻璃桌面下的隔层里继续看,抢先打开装菜的盒子放在桌子中间,又把筷子推到庄周手边。这是他习以为常的举动,最初这么做时庄周还会因为这个举动而微微扬眉,现在则是非常自然地拿起筷子并用非常优雅的动作毫不留情地把最上面的肉夹走。

“并不。我最近的客户也极坑,给他们看什么样的蓝图都不满意。”庄周又盯了一会儿平板,用左手再在屏幕上某处画了一个圆圈之后,才关掉它开始慢慢品尝方才一筷子下去的战利品。

“你们设计类听起来更加心累。时运不济啊!”李白感叹,灌了一口,忽而对着庄周举杯,“要不要陪我借酒消愁?”

其实李白本不抱什么邀请成功的期望,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庄周几乎滴酒不沾。但这次庄周竟淡然一笑:“好啊。”

“爽快。”李白评价,起身另拿了个杯子递给庄周,为他倒满。

庄周向他回应地举杯,随后面色不改地一饮而尽。李白略吃惊,给他倒了第二杯,庄周依旧很淡定地喝光,但正当李白心中猜测难道这家伙喝酒异常有天分只是深藏不露的时候,他却径直趴下了。

李白默默地看着他:“这么快就不行了?”

“不,我还能喝。”庄周蓦然爬起来,把杯子推向李白,笑得格外灿烂。

可是李白注意到,屋子里各个角落隐藏的微小蝴蝶都飘了。他知道,那些半透明的蓝绿色蝴蝶是庄周力量的一种表现形式,庄周用它们来感知周围的事物,并且在给客户讲解的时候,用它们作为引导来勾勒并展现他的设计。

可现在那些蝴蝶不仅不再稳定地装作装饰品,还飘了起来,且飞行的轨迹不受控制,在整个屋内乱飘,还有几只摇摇晃晃地撞墙。

李白给他倒了第三杯,庄周揽过杯子,一口喝光,然后彻底倒在桌子上不动了。

李白沉默地看着那些蝴蝶犹如脱缰般飞来飞去,有一只甚至掉进了他的杯子,在酒里挣扎了几秒后化成光点消失,一时间心情复杂。他默默地独自喝完了剩下的酒,感到心情随着神经被酒精麻醉而渐渐轻快起来,便起身拉庄周,试图把他扶回床上。他试着摸了摸庄周那看起来略圆润的脸,手感和看起来一样好,于是他试图捏住揉搓,却不料庄周在此刻睁开了眼睛,神色迷离地看着他。

一瞬间李白心中忍不住有了些奇怪的想法,又觉得这个想法完全不OK。他慌忙把松手,把庄周的胳膊拉到自己肩上,架他起来。

这是他第一次试图抱庄周,发现对方和他纤瘦的外表一样,并不沉。庄周异常温顺地倚在他身上,甚至即使看起来已经不省人事,还试着帮他打开了自己卧室的门。

李白把他扛到床上,打算离开。但他转身的瞬间,大腿却被抱住了。

庄周笑眯眯地看着他:“来啊~一起睡觉啊~”

“……???”看着庄周这种从来没见过的崩人设表情,李白感到一丝惊恐,然而庄周就是不撒手,他挣扎了一下竟然没能挣开,庄周仰脸看着他,笑得越发开心了。

李白花了半分钟疯狂思索庄周的话有没有歧义,然后觉得不应该有。他对庄周其实很有好感,毕竟一起度过了这么久,甚至有种接下来也可以一起过的想法。再加上在日常生活中,庄周和他表现出来的亲密是常人不能比拟。他知道庄周对外的形象似乎是非常高冷的设计师,在这间小小的出租房内却表现得很慵懒,还会善解人意。比如会帮他收拾一下散落的文件,或者做点看着黑暗味道还算可以的东西一起吃。

竟然已经度过了两年。李白不可控制地想到庄周蝴蝶帮他寻找不见的东西时看似漫不经心其实被夸一下就会很开心被夸的样子。买了多肉植物放在阳台还认真地和鲲说这个看着很像糖但是不能吃的样子。还有很偶然地会在沙发上和他一起瘫着看电影打发时间时,昏暗房间中被荧幕光芒照映的侧脸……

不行,这不OK,这非常不可以。李白看着庄周乖巧地闭上眼大概要失去意识,连忙把奇怪的念头掐死在心里。他安慰自己说庄周一定是神志不清把他当成了鲲才会有抓着不放的举动,认命地放弃了逃跑,凑过去和庄周一起躺下了。

果然,庄周仿佛抱着一个大号抱枕一样,抱紧他就不动了。李白渐渐放松下来,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也能听见很近的距离上另一个人的心跳。好像没办法洗澡了但是没关系反正明天也是休息日,要不半夜再找机会起来……他盯了一会儿漫天乱飞,不断撞上水晶吊灯的蝴蝶,伸出手去。有一只蝴蝶乖巧地落过来,却又摇摇晃晃地顺着他指尖下坠。李白伸手捉住它,看着握拳再松开后掌心中渐渐消散的光点,慢慢闭上眼睛。

他什么也不想思考,只觉得越来越困。本来因为他太过敏锐,身边有人的话是一定睡不着的。但是不知为何,明明身边躺着庄周,他却反而觉得有些安心。

大概是因为这家伙太人畜无害,所以自己也不能对他有害……李白思考着,慢慢放意识沉沦。有个想法忽然冒了出来,他试图捕捉,可是捕捉不到,那就,先不思考,就这样,非常好,一直都非常好,过去,现在,和……

李白忽然睁开眼睛。

因为方才的一瞬间,所有蝴蝶都落到了他身上。

他看到庄周侧躺着看他,极近的距离使他清楚看到,那双被睫毛半遮的眸子清澈无辜。他的手却被抓住,被引着在对方温热的胸口轻轻抚触。心中被强压的欲望猛然炸开,李白抓住庄周睡衣最上方的扣子,揉乱他一直觉得即为柔顺的蓝绿色短发。在被惊起飞散的蝴蝶中间,他听见庄周低语:

“方才你思考的,是也想与我一起度过余生么?”

——☆——

半夜,出去找小狐狸泡温泉才回来的鲲发现自己被锁在卧室外了。

它用尾巴敲了敲门,主人也没有起来开门。倒是它爱吃的点心被整齐地放在桌子上。

它很茫然。

——☆——End——☆——

整理重发

菌梦:这一切都是庄周预谋好的,为了让李白心甘情愿被套路然后被榨干bu

看!花卷的事♂后配图

 

-个人目录

评论(2)
热度(46)
© 菌♂梦♂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