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邦】他是龙

西幻设定

-

刘邦是被派出来探索古迹的。

自一年前大主教意外获得神谕,他便被派遣出来,搜寻所谓能称为“奇迹”的圣物。

一开始他坚定不移地相信着圣物的存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劳累与一无所获让他的心渐渐开始动摇。可他依旧选择坚持,因为他始终无法忘怀出发之日,大主教微笑着注视他踏上朝阳倾泻的小路,对他说:“你是圣殿之光。”

这日刘邦到达的地区,据说有东方古国留下的遗址,其中还残存着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他持着指向魔法卷轴在密林中行走,不多久便隐约看到被绿色植被掩盖的红顶。逐渐走近,身边不断出现残破的石雕与立柱,歪歪曲曲地倒着,被藤蔓缠绕,上面雕刻的是一些他不认识的小兽,或祥和或凶猛。

刘邦有些为这些小物所圈出的遗址占地而惊叹。可以想象,在未没落的时候,此地将是多么繁华。

顺着已经被时间褪色的破旧红墙和腐朽的木柱前进,在各个小房间中他并未寻得任何和奇迹有关的气息。刘邦渐渐接近中心区域,发觉一座半倒塌的小亭子中有一扇紧闭的木门,砸开之后荡出大量灰尘,其下似是隐没的地宫。

用检测魔法试探了一下,反馈回来的波动是安全的。刘邦拿一个净化卷轴驱散了那些灰尘,提着火球灯沿石阶缓缓向下走去。

下面是个更大的空间。驱散尘埃后,整个大厅在火光的照耀下格外恢弘。墙壁与顶上有奇异的壁画,刘邦挨个看过去。先是一群服饰奇异的人,似是围着什么天上来的神祗欢呼庆贺,随即是宴会,征战,最后是没落。在长厅尽头,保留着一副巨大的浮雕,影影绰绰似是什么巨大的生物,有些地方有所残缺,但依然不能影响它的精致。

刘邦上前去观察。巨兽浮雕紧闭着眼,盘桓于山峰之上。他看到在浮雕一角,刻着些许细长的文字,利用积累试着阅读,其中反复出现的词仿佛是“龙”。

龙?这是东方的龙吗?刘邦诧异。

这与他们西方传说中邪恶的巨龙截然不同。故乡保留有白色巨龙的骨骸,眼前的白色巨兽虽然同样也是四爪,拥有相似的头颅,也有长角和鳞片,但长颈后的身躯却格外细长,也没有薄膜牵连的骨翼。并且看起来虽然危险,却有惊人的神圣美感。

刘邦试着伸手。他触摸到的是真真切切的石雕,冰冷,没有生命。

难以想象真实的它将是多么惊心动魄。刘邦这么感叹着,手指沿着石鳞滑动,勾画东方龙那经历了岁月而有些粗砺的脸颊。

忽然他条件反射地收回了手。

因为浮雕睁开了眼睛。

与石质截然不同的鲜红竖瞳注视了他一秒,随后整个地宫开始撼动。刘邦慌忙蹲下,在簌簌落下的细小石块中打开护盾,试图不让自己被掩埋在遗址之下。可是晃动仅维持了几秒便停止,地宫安然无恙,也竟没有任何一块落石砸中他的护盾。

一只龙爪落在他面前。

方才墙上的白色巨兽竟如此鲜活地再现于世,巨大的头颅微低便轻易击碎了符文流转的护盾。尽管有些惶恐,刘邦还是握紧了腰间佩剑,抬头望去。

白龙低下头颅看他,威严的姿态与眼中的傲慢让刘邦甚至感觉自己渺小如同蝼蚁:“尔唤醒我?尔乃何人?”

似是完全不同的语言,刘邦却能清晰理解其中含义。他斟酌一下站起,谨慎地躬身:“吾名刘邦。”

——☆——

随后刘邦的旅途中便多了一位同行者。

那日,白龙问了他年代与背景后一声长啸,随即散发出强烈的能量波动。刘邦后退试图不被冲击到,回神却发现白龙已经不见,眼前站着一位用头冠束起白发的冷峻男子,也是身着盔甲,样式却与刘邦的完全不同。这样的奇异服饰与壁画上的有些相似,刘邦猜测它属于那个没落的文明。

白龙化成的男子自称为韩信,问了刘邦的来意后竟果断表示愿与他同行。韩信说自己故人已逝,就算再度被唤醒也已经无家可归。

刘邦因他的马不能双骑而犹豫,韩信却径直抓住他的手腕,在一阵似是落入烟雾的时空波动后,刘邦发觉他们被传送到了他拴马的地点。

马儿一看见韩信便发出惊恐的嘶鸣,扬起前蹄不断挣扎终是挣脱了缰绳,疯了般地向密林深处跑去。刘邦紧追了几步,马儿却已经不见踪影,他只能再度回来,心情复杂地望着韩信。

“我带你走。”韩信果断说。

刘邦不知道现在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只能同意。

——☆——

御龙的感觉让刘邦在初次体验时,即使曾为骑士也有些胆战心惊。光滑的鳞片让他无从下手,于是他只能紧紧抓住韩信的鬃毛来维持平衡。为了不被人看到,韩信在云层上方飞行,随后降回地面。有些恐高的刘邦问过他既然可以空间跳跃,为什么不能分段传送,他只答有距离限制,如果不是已经去过的地方,必须根据气息才能追踪。

这一点倒是与刘邦的能力有些相似。为了不再次面临随时担心会从高空坠落的状况,又拒绝了韩信说化成人形抱着他飞的提议,刘邦选择与韩信分头行动,如果谁遇到什么状况,就用通讯魔法呼唤对方,随即传送到彼此身边。

他们这样合作了许久,却一直没有寻找到教廷所说的圣物。刘邦逐渐开始疑惑,终于在又一次毫无收获后选择了回乡看看。

但他踏入圣殿大门的一瞬间,多年来越发敏锐的直觉便让他感觉到有所异样。主教站在神像前似是祈祷,刘邦出声的时候他转过身来,说着欢迎回来的语句,笑容却不知为何让刘邦有些畏惧。

沉重的木门在他背后重重关上,主教缓步走下神坛,刘邦终于看清了是什么让他畏惧。

曾经主教刻苦研究学识时会熠熠生辉的金色眸子,如今是血般的暗红。言灵之力化为锁链织成金色牢笼将刘邦困于其中的时候,他瘫在地上看着自己支离破碎的盔甲与剑,终于意识到,他回来了,也再也回不来了。

昔日的贤者,如今堕为恶魔。

那些灼热的咒文在他脚下点亮的瞬间,本去追寻新遗址的韩信破门而入,巨大的白色身躯撞倒了面带残忍笑意的主教,龙爪击碎牢笼将刘邦拎起,随后直冲高空。

圣殿在他们身后倒塌。

刘邦被抓着飞了很远,直到被扔进一个绿洲中的水潭,他才微微回神。

他看着自己仅剩打底的衣物。金属熔融后灼伤了他的部分肌肤,此刻疼痛无比,他也无心处理。他甚至没有力气感谢韩信很体贴地把他扔在了水里,只是静静地躺在浅滩上望着天空。

“你不打算回报我?”韩信在天空盘旋了几圈后,化为人形落在他身边。

“你要什么回报?”刘邦擦了擦脸颊被溅上的水花,苦笑。

韩信俯过来抓住他的肩:“以身相许吧。”

——☆——END——☆——

整理重发

花卷的配图,关于最后一幕

-个人目录

评论(4)
热度(19)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