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良/良亮】繁星正盛

福音良x星际亮
私设有,ooc有
完全不考据,全程随心写,有真教徒求不打我

诸葛亮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注视教堂。

它在他出门的必经之路上,而他卧室的窗远望去正对着教堂的尖塔。

他记得幼时曾跟随同伴踏入教堂,当时正值午后,阳光穿过斑斓的花窗,在柱廊与天使像上投下绮丽的色彩。教徒们的低声祈祷汇成圣歌般的吟唱,与穹顶边缘的柔光一起在空间中环绕。那时他想,或许人们所说的天堂就是这样。

眼前的教堂显然与记忆中那种不一样。它没有那么宏大的占地,也没有特别华美的装饰。它是朴素而奇异的,主体部分极高,更有一座看起来更像是装饰的笋状尖塔直指天空。环顾一下,它竟是四周最高的建筑。

在如今搬来的这个虽然偏僻却还算科技紧跟时代的小镇,能有一座这般怀旧风格的建筑实属难得。

这是一个不在他认知范围内的存在。好奇心使得诸葛亮想去探索观察一下教堂的内部结构,可,以什么理由走进去呢?

祷告?忏悔?

诸葛亮确实有困扰他许久的事。那是对一个完全没可能的人产生的爱慕。

他们一个在海上,一个在宇宙。不仅距离遥不可及,碰面机会也寥寥无几。对方甚至对他的认知只限于他是有才华的指挥官,而交谈也只限于分配任务。

初次见面时,对方高傲的姿态让诸葛亮久久难以忘怀。男子相恋在军中虽然稀有,但也并非史无前例。

可他觉得不应有这种引人堕落的情感,唯恐它悄悄滋长成心魔,让他在任务时晃神,一次手抖,或一个发错音的词,就能酿成大错。

这或许是他的罪过。

于是,忏悔吗?

——忏悔就会好吗?

他是不信的。他知道自己的属下与同事中有不少虔诚的信徒,每次出发前都会去教堂祷告,如果遇到什么意外也会去请求宽恕。

但诸葛亮对于这些仅停留在有敬畏之心的层面上。他甚至觉得,真正的宽恕是接受自己,而不是求助他人。

他更知道有些情报刺探者会伪装成神职人员,利用这个身份探听人们心中的秘密。

然而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应该不会存在那么多心机。而且如果他什么细节也不说……

探索心终于获得了胜利。或许还有一丝是好奇能得到怎么样的宽慰。

诸葛亮起身向教堂走去。

教堂的门是半掩的。他推开一条缝,侧身而入。

内部空间并不大,仅整齐地摆着两列桌椅。但顶却极高,其上一圈虽然没有彩绘却有着精细花纹的高窗把阳光分割成金色碎片,散布在墙壁上。似是有什么像清风又不是实体的能量在静静流淌,将心中的烦闷一扫而空。

沿着长廊望去,教堂异常空旷,仅在离圣台最近的左侧长桌旁坐着一个人影,看似正在抄写什么东西。

显然诸葛亮推门的声音打破了宁静,人影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合上书站起来。诸葛亮从他的穿着判断,他是神父。

“祷告或忏悔?”神父询问。

“我想讲述我的罪过。”诸葛亮对流程仅有模糊的认知,只能这样回答。

“可以。”神父点头,精确卡在一个有礼的角度,微微勾唇,笑容像是慈爱而淡漠的面具。

“请随我来。”他示意他。

诸葛亮跟着神父路过圣台,走进后方的一个小房间。

“我需要跪下吗?”诸葛亮打量着屋子中间的两把椅子,墙上的十字纹样和取光用的高窗。

“随你。”神父说。

于是他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坐下。神父坐在他对面,开始忏悔礼中的祷告,告诉他可以开始讲述。

诸葛亮跟着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我喜欢一个人,但这样不对,我也得不到他。”随即便保持静默。

神父很有耐心地等了一分钟才开口询问:“就这样?”

“就这样。”

“神会宽恕你的罪过。”神父微笑着说。

诸葛亮向神父道谢,沿长廊向外走去。其实他没有研究够教堂的结构,但找不到别的理由再停留。

走出门,那种洗涤心灵的感觉瞬间便淡化了。诸葛亮离开前回头望了一眼,神父又坐回那张桌子旁,重新翻开书。

——☆——

当诸葛亮第三次在写报告的时候卡住时,他忽然回忆起了教堂那种清净宁神的氛围。稍加思索,他决定去尝试一下。

这次教堂中有两三个人在低声祈祷。神父看见他,神色略微吃惊,接着询问他的来意。

“我想坐一会儿,可以吗?”诸葛亮真诚请求。

“可以。”神父同意后走开。

诸葛亮选了一张比较靠边的桌子坐下,拿出报告。果然这里的环境异常舒心,他能感到有些混乱的思路渐渐清晰。他看了一眼神父,发觉神父正专注地与一位教徒交谈,便展开纸书写起来。

这可能是他报告完成最快的一次。甚至在极度清心静气的情况下,就连查资料也是一次到位的。这使他不由开始思索神学或许并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存在。

他把文字转码成电子版上传到群里,等着同事的讨论。没过几分钟,就收获了一堆不同的看法。他理了理这些建议,觉得有必要回去语音讨论一下,便收拾东西起身。

神父恰好忙完,见他要离开,微微向他点头。

诸葛亮也遥遥回礼,心情格外轻松。

他知道他以后也会再来的。

近来的任务越发棘手,即使有最舒适的环境,诸葛亮也会在写计划的时候卡住。

想了想那些没有特殊设备,无法轻易回家的同事,他觉得自己大概已经足够幸运。但自己这般智谋也会想不出合适的计划,还是使他心情有些低落。而且最近和那人几乎完全失联……

他的目光跟着随时间变化的阳光移动,最终还是落在了神父身上。此刻他也在写着什么,在相隔六排的另一边的桌子上。

诸葛亮已经来了许多次。这里有时候会不再空旷,教徒们会聚起来集体祈祷,但这不影响教堂中整体的清净氛围,诸葛亮依旧可以隐于人群中做他的计划。其他教徒看见他完全不吃惊,也没有说过任何驱逐的话,仅是用包容的目光注视过他。

诸葛亮观察着神父。与他记忆中对神父的认知不同,这位神父格外年轻,容貌也十分文雅,大概与自己一样是很早就靠着才华优胜的。他看着他耐心地为教众讲解,或在圣台上吟诵。看着数人面色愁郁地寻求他的帮助,离开时自信得仿佛获得救赎。

在这样虔诚的氛围里,诸葛亮对于宗教的认知渐渐改观,他觉得或许这不仅是人们为寻求慰藉而演化的仪式,亦不仅是一种宁静的气场。或许真存在什么不能用科学解释的神秘力量,也是构成这个世界的重要一环。

只是他所看到的神父,一直都很淡漠。他会温和地抚慰他人,却仿佛不把任何事放在心上。即使微笑,也仿佛是职业性的习惯。

即使现在边思考边写着什么,也没有露出过被卡住而忧愁的神情。要么就是他聪明到没有能难住他的问题,要么就是他感情缺失。

真可惜……诸葛亮想。明明有那样姣好的容貌,真想看看他发自真心地笑起来是什么样子。一定与那人不同……那人狂傲,而神父完全是个贤者……

神父忽然回头。诸葛亮立刻把视线移回高窗。

肯定是巧合。诸葛亮这样坚信,装作不慌不忙的样子。还是把思绪拉回计划……

忽然,一个灵感击中了他,他立刻奋笔疾书。

——☆——

诸葛亮终于还是犯下了错误。

在他出任务的时候,正巧弹出一条与那人有关的消息。这使他分心了一瞬,没有及时注意到有块小行星碎片正向己方飞船队伍撞来。

等他赶紧发出指令的时候,已经晚了。虽然下属最终捡回一条命,这件事还是为他的心蒙上一层阴影。

对于那人的爱,本是一份单纯的憧憬,现在却成为枷锁。

爱或许真的是种罪恶。他的心中升起惶恐。

书上说,爱是痛的,使人纠结,辗转,猜疑,甚至堕落。他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出问题,直到他缩在床角,发觉自己的呼吸有些颤抖。

他被人们誉为天才指挥官。他也因这份才华横溢而自豪。

可天才就不会被困扰吗?恰恰相反,因为能想到的东西太多,即使能得出答案,过程也会劳累。他说不清这和那些迷茫终生的人相比,哪种更好一些。

他常坠入沉重的梦,梦里依旧是无尽星空,单调而空虚。

夜缓缓蔓延,而他在等待白昼。

他望着灰暗的天空与残缺的月,想起失眠那首诗。

       月亮从梳妆台的镜子里

  望出千万里

  (或许带着自诩,

  但她从不,永不微笑)

  远离梦,或者

  她也许眠在白日。
   
       

  在荒凉的宇宙边,

  她对它说见鬼去吧,

  她会找到一汪水,

  或者一面镜子,逡巡。

  那么将心事卷成一个蛛网

       把它投入井中

        ……

睁眼,天已亮。

他起身。目标是教堂。

诸葛亮跪在地毯上,第一次与人讲述自己。

神父抓着他的手让他不至于颤抖,静静地听着。

“你会放下,你会释然。”在他觉得力竭时,神父拉他起来,声音温稳,似乎含着某种格外让人心安的力量。

那天他在教堂第一排的桌子上趴了许久,久到他数不清自己究竟失去了几次意识。神父就坐在另一边阅读,他注意到神父读的原来不完全是和宗教有关的书目,也有著作与诗集。

他的思维是混乱的,甚至听到无数嘈杂的低语。时而像是神父的宽恕,时而像是那人的问候。在这些声音中间,有种力量一直环绕在他身边,把他前半生的每个选择都模糊着放大,领着他去做出下一个决定。

他终于再次清醒,察觉自己的心态竟然恢复到了足以继续思考的地步。那些惶惑与痛苦被埋藏心底,他大概真的得到了宽恕。

神父已经不在旁边。应该有别的事情。

他拿纸条写了行谢谢,放在神父遗留的笔记本上。随后离开。

——☆——

自那以后,诸葛亮没有再出过问题。甚至状态越来越好。

每次评优时,他都高居榜首。不同的队伍会面之时,他注意到那人也是他们组的第一名,便在擦肩而过时赞许地微笑。那人惊讶一下回礼,诸葛亮竟发觉自己的内心毫无波动。

很快,他闻及那人定了亲,酒宴当天正好对上出任务,于是他有充足的理由不出席。

诸葛亮看着喜帖上的照片,那个女孩子格外可爱,而他们对视的样子那么美好。他回忆与那人的所有接触,寥寥无几。明明其实他连对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被吸引呢?

大抵只是欣赏罢了。

诸葛亮忽然就释然了。愿他们幸福。

他再度走进教堂,讲述心结已解,神父久久不语。

“我被宽恕了吗?”他问。

“当然。”神父回答。随即拉他起来。

他忽然想向对方索求一个拥抱,可是那亲切而疏离的笑又让他找不到借口。最终他还是默默离开。

他没有回头,因此没有看见神父在门口注视了他许久。

诸葛亮不知道为何自己自离开后就怅然若失。直到夜晚降临,他在梦中星海的一角沉默地飘,忽然看到远处出现一个人影。

他惊奇地爬起来,人影回头。

那是神父。

诸葛亮猛然惊醒,奔去拉开窗帘。教堂高高的尖塔在夜幕下仅有一个阴影般的形,什么细节也看不到。

——☆——

去教堂写东西的习惯诸葛亮一直保留着。只不过从那个梦之后,有唱诗等活动时,他也会饶有兴趣地去观摩。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去信仰什么,但这样带着尊重的心情去围观另一个世界,也是很有趣的。

某次,他写完了计划表,可是周围人都在认真祈祷,他不好意思突然起身离开。可干坐着太过无聊,查了查资料也不太有动力提前构思下一次的计划,诸葛亮观察了一下,毅然悄悄点开了游戏。

可刚进入登录界面,方才怎么下载资料都畅通无阻的网络忽然飚红。

他怀疑地望了一眼穹顶,退出游戏,网络恢复。再次点开,网络又断掉。

诸葛亮陷入了沉默。那一刻,他非常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秘力量。或许,他还得感激一下所谓的神允许非教徒在自己领地蹭着信仰之力写报告?

但也说不好是因为神父允许……?

不。不能这么想。他警告自己。

他已清楚认识到妄念是种罪恶,同样的错他不允许自己犯第二次。

但他还是经常来教堂,不由自主。在神父背对他的时候,盯着对方的背影,如果对方要转身,就收回视线。

他是多么想看神父露出真心的笑容啊,乃至他甚至试图与对方进行学术交流。这使他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发觉神父的博学,甚至当诸葛亮和他谈起军事问题,他也能给出令人惊异的解答。

诸葛亮因而不解为什么他有如此高的智慧却只隐居在这个小镇。

神父回答说,或许是他生来就能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因此格外适合从事神职与安抚人心吧。

真的只是这样?诸葛亮难以理解。既然拥有这样的能力,明明可以有更大的展示自己的平台,却选择宁静独处,大抵是真的不在乎任何事情吧。

在与他谈及学识时,神父的表情会更加真实几分。而随着交谈越来越多,内容开始各式各样,神父对他的态度也越发像是朋友。如果诸葛亮遇到什么难题,也会试着求助神父,神父大多数时候都能给出让他赞不绝口的解决方案。可这些诸葛亮都不满足,他想看到神父对他微笑,他想与神父拥抱,他甚至想……

虽然他明知这不可能。

神职人员是不能对他人动心的,而神父的性格尤其淡漠。

诸葛亮知晓神父因为在语言上天赋惊人而尤为喜欢诗集。因此有天,他终于试探:“你知道伊丽莎白·毕肖普吗?”

“什么?”神父礼貌地回。

“她写过一首很有意境的诗。”诸葛亮望着他,低语部分句子,“那个颠倒的世界,那里左总是右,那里影子是实实在在的身体,那里人们整晚醒着。那里天国浅俗,而大海如此深邃。”

“是很有意境。”神父认真评价。

诸葛亮从他的神情判定他并不知晓这首诗。他努力驱逐心中的失落,又谈起其他诗人借以转移话题。

在那之后,神父对他的态度也没有任何转变。

诸葛亮越是想要从这份心思中抽离,越发觉自己不可自拔。这一次,明明人就在眼前,他却知道自己得不到。

如果他去诱惑神父,那便实实在在是他的错了,虽然他已经试过这么做。

他不愿知足,可神父不为所动。

他不知道自己千方百计暗示了那么多次,神父究竟有没有意会。但从神父也是贤者这个角度来猜测……

那就是,已经知道,却一直拒绝……?

诸葛亮觉得再这么下去他的心态就又要崩溃了。而且会比上一次更加惨重。他决定,挑明,然后离开。

夜色将至,在和神父商讨完又一个小问题后,他忽然开口:

“我想要忏悔。”

“忏悔什么?”神父问他。

“我又思慕了一个我不可能得到的人。”诸葛亮一字一句地说,“但如果我引诱他,那就是我的罪过,因为神不会允许我们相爱。”

神父沉默良久,然后似是为了安慰他一般转移话题:“我记得你说过很好奇塔楼。”

巨大的失落使诸葛亮几乎想要立刻逃离这里,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随着神父走上旋梯。

一步步升高,终于推开沉重的木门,满天繁星在面前盛放。随着向前踏步,宛若步入星海。城市的路灯接连熄灭,把舞台让给夜空。

“我一向在这里思考。尤其是——”神父伸出手指着天空的一个方向。“长久注视那颗星星,思维会更加开阔。”

“那颗星星我去过。那颗我也去过。”诸葛亮打断他,甚至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狂躁。他看神父又换了一个方向,继续打断他,甚至想要直接离开。但理智还是使他努力维持了镇定。

“也知道今晚将星陨如雨?”神父和他并肩站着,问出非常莫名其妙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诸葛亮已经感到崩溃,手从栏杆上收回,后退一步。

可是他被拉住了。

“神爱世人。”神父缓缓地说,语气依旧平静,接下来的句子却让诸葛亮难以置信地扭头,对上一个他无比确定那是发自真心的笑容:

“也允人们彼此相爱。”

月光把他们的身形构成剪影,逐渐接近,相触,交织。又忽而和那些坠落的流星一样,滑倒在栏杆后。

背后是坚硬的地砖,眼前是思慕之人从未见过的表情。诸葛亮听着对方柔和的低喃,压在身上的重量带给他欢愉之时,他的视线移开,穿透了夜空。

他想,原来那些总担心会撞上飞船导致坠毁的星星,远看竟是这般耀眼美丽。

曾经身处星海,如今夜幕之下。

他们紧紧相拥。

——☆——END——☆——

整理重发

*伊丽莎白·毕肖普《失眠》,诸葛亮未说的最后一句是“而你爱我”。

张良:我好像说过我能力是言灵和倾听心声吧,你还在我地盘里不懈作死,那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表演

看!花卷给我截的图!

还有花卷画的亮跪在良面前,和良把亮压在圣台上

真的,就当我写的是个邪♂教吧,这么能搞事情的神,可能是另一个位面的我吧bu

这个,第一次是良压倒了亮,后来亮忍不住的话就会压倒良,虽然写后续就不知道要几个世纪以后了bu

 

小剧场

神父很有耐心地等了一分钟才开口询问:“就这样?”

“就这样。”

“MMP。”神父微笑着说。

-个人目录

评论(4)
热度(45)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