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突然画画。
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是杂食的
我在坑里的时候可以私信我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
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电脑端看我主页左边有分类!
手机端就戳tag啦
 

在科幻里使用魔法是不科学的#正文主体部分#

“这个计划是可以,但是,那样的话,我们不仅要混进高速飞行的飞船,还得突破他们的防守重围,然后在飞船逃出追踪范围之前抢回仪器,并且完成这一切的所有时间仅有爆炸前的五分钟?”
“而且就算我们这一次能把导弹拦截下来,仪器流失对我们造成的损失,也会导致我们没有下一次拦截的实力……”
“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奇迹发生,而我们从来都不能依赖奇迹。”
会议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人人都在思考着这个几乎是无解的难题要如何面对。
雷的目光忽然投向了坐在长桌另一边看上去很文静的姑娘。他斟酌着开口,“伊芙,你能不能黑进那边的系统,然后修改他们的……?”
“不,”伊芙苦涩地打断他,“我已经试过了。那边的系统都是锁定的,唯一的临时修改权限在敌方首领手上。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首领突然间失踪了。也就是说,黑进系统这条路已经没有了。”伊芙垂下头,一向低调却为自己实力偷偷骄傲的她此刻无比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她痛苦地想,这一次的命运太过无解,也许只能屈服……
“看来,我们只有迎接毁灭了……”雷布满皱纹的眼角出现了泪光。他手指颤抖着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却没有力气翻到下一页。“我爱我的国家,现在我也只能选择和我的国家共存亡……无辜的人们却一无所知。我该如何告诉我的人民,他们所期待的下个月的庆典,也许再也没有机会举行?”
整个会议室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其实……”一直没有开口的艾文突然艰难地说,瞬间整个会议室里所有人的眼球都牢牢地粘在了他身上。纵然压力山大,可他觉得在这种危急的时刻,即使是事后要被友人绑起来吊打,也要把无解中唯一的解说出口。“其实,我有一位友人,她有特殊的能力,说不定能帮我们扭转整个棋局……”
隐形靠着墙站在艾文背后的安洛特瞬间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什么……?特殊的能力?”雷一下子警醒般地紧盯着艾文,他的声音中重新燃烧起了希望,“她能帮我们找到失踪的敌方首领?”
“能找到人就能黑进他们的系统!”伊芙的眼睛也瞬间犹如灯泡点亮那样重获了光芒。
“不,不是……”艾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有勇气接着往下说。“我觉得,她可以帮我们抢回仪器和拦截导弹……并且在五分钟之内……”
咣。雷手里的文件和安洛特的下巴一起掉在了地上。
“全体遗——”安洛特干巴巴地低声吟诵,这是她此时此刻条件反射唯一能想到的救局方式,但是她“忘”字还没说出口,变故就突然发生。
坐在艾文对面的凯罗尔以快到看不清的速度迅速站起并朝安洛特开了一枪,紧接着整个会议室的人都猛然站起抽出枪形武器指向安洛特。
安洛特在瞬间就躲了过去,闪着蓝光的子弹擦着她的脸颊飞向后面的墙,会议室花高价建造的墙不负众望地“捕捉”住了子弹并把它埋进墙里,没有使子弹威力所应该导致的爆炸发生。但安洛特的隐形状态却被打破,并且正实施的遗忘魔法刚刚产生出的小型红色光环也瞬间破碎消失,不过她已经抓住了艾文的领子并且把他拖下了椅子。
“放开艾文,要不我再补一枪,这次可就没那么容易躲过了。”凯罗尔冰冷地说,手中的枪依然蓄势待发。
“哦,躲不开也没关系。”安洛特冷笑着说,一边用标准制服歹徒的方式把艾文按在地上折握住他的手腕。“我不怕和你1v1,也不怕和你们Nv1,但是今天这个家伙必须死一死。”
“有话好好说你为什么竟然跟着我!!”艾文已经吓得语无伦次了,但他认命地没有挣扎,因为他非常害怕安洛特真的宰了他。
“要不是最近局势紧张怕你这家伙被人卖了,我至于每天跟着你吗?现在倒好,我不卖你你卖我?”安洛特气急,加大了手上的力度,艾文发出嗷的一声痛呼。
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中,雷出色的反应能力使他迅速地明白了状况并且意识到眼前的女孩就是艾文所说的人,他立马率先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并示意其他人照做。
“这位……姑娘,”雷试探性地开口,“不知道你能否与我们合作?你想要的条件我们都可以提供,并且还会有不菲的报酬。”
“抱歉,雷先生,我只是个平民,没有拯救世界的愿望。”安洛特收起冷笑,用礼貌却毫无波动的声音回答。
“那真是不好意思,只能胁迫你拯救世界了。”凯罗尔微微一笑,用依旧肉眼看不清的速度抽出了把明显杀伤力更大的武器指向安洛特。
伊芙脸上也舒展开谜一般的自信和无辜,她腕表弹出的蓝色光屏上的数据不断滚动着,“我已经根据你的相貌查出了你的身份,如果你拒绝,将立马被全国通缉,那时那可就再也过不上平民的生活了,请务必做好决定。……等等,”她的声音因不可思议而提高了一个八度,“……高中生?!”

评论
热度(3)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