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突然画画。
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是杂食的
我在坑里的时候可以私信我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
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电脑端看我主页左边有分类!
手机端就戳tag啦
 

挖坑不填是罪,得治

1.坑太久不填,是会消失的。
但坑不仅会消失,还会顺手把挖坑人一起吞了。
我见过很多这样的事情。那些作者在被坑吞没的时候,有些终于流下了悔恨的泪水,有些至死也崇尚着“挖坑不填即真理”的理念,有些苦苦哀求我再给他们一次机会。说的好像再给一次机会他们就能把坑填完一样。对于这种人,我从来直接送他们进坑洞不带犹豫的。
哦对,忘了说我的任务。我负责接收来自各个坑世界的举报,观察坑作者的行为后做出判定——饶恕该作者,警告该作者,送他们进去亲自补剧情,或让他们和坑一起消失。
我是一名审判者。

2.说起我们审判者部门,其实人还是挺多的。毕竟挖坑不填的作者那么多,人少怎么审判得过来?
但是各个审判者们之间离得远又联系不多。大家都不是很熟。每天受理业余忙都忙死了,哪来时间深入交流。
唯一和我熟的是我们的上司,一个很性格诡异的家伙。说起来,我们的上司其实并不是审判者,他仅有挂名,工作还是我来做。大概他要做的就是提醒我们最近哪个类型的文举报数量过多,比如前段时间新上映的某某电影掀起了一阵少女心之风,一时间言情类型文的举报电话都快被打爆炸了。
至于为什么是电话,当然是因为纯语音受理起来方便。不过有些坑的小世界由于背景年代古早,会用文字来交流,这些信筏往往以突然出现的形式显现在我的工作台上。说起来上次有个远古背景文来举报,特别大的一块石板突然带着泥砸在我的桌子上,也是心情复杂。

3.谁说作者都是爸爸,必须要让着他们的?别扯了,从他们开坑的那一刻起,就应该知道自己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其实每个被挖成坑的小世界都是真实存在的,所以被举报了别哭唧唧,自己挖的坑自己不填,难道不该被审判?
而且其实“挖坑”和“产生世界”这两个流程的顺序是产生世界在前。小世界先有雏形,发现自己世界的推动力并不能撑起整个世界时,就向外部世界传递信息,寻找一个作者或多个用创作力作为弥补,把世界发展延续下去。我们比喻这种其实是求助的信号为橄榄枝。
所以被灵感突然砸中这种事,其实是你被小世界选中了,邀请你成为他们的作者。别总想着自己是创世者,你要是不合格,是会被举报的。
被核实挖坑不填的作者,如果拖坑时间短的会先被思想教育,认错态度良好并能迅速更新的,则宽恕他们。拖坑时间过长或二次拖坑的,就不会再给他们被宽恕的机会了。他们会有两个选项可选——被送进小世界亲自填补剧情,或者人道毁灭。
【所以其实穿越者都是欠那个世界一笔创作力2333】
作者被人道毁灭的小世界有的会对作者彻底失望,干脆几个小世界抱团合并,对外封闭开始自给自足。有的小世界会另寻作者领养,再选一个合适的人递橄榄枝给他。
说起来还有些人会打电话到我们这边来主动要求领养无主小世界的,这类新晋作者往往都很负责,能把小世界一直填成大世界。比起某些挖坑不填的作者来说,他们真是不能更棒了。

4.因为我们的信息网覆盖广泛,接到举报以后很快就能核实,但捕捉作者是整个审判中的难点。
有些罪行严重的作者特别好抓。像那种坑了三五年的,60%以上都是已经把自己的坑忘了,或者是沉迷游戏。这种多半很宅,特别好抓。
但另外一些作者就难说了。要知道他们因为心虚太久,对于突然袭击是有防备的,这个情况下我一般会给他们打电话说有你的快递,保证一抓一个准,百发百中。
因为拖坑举报是轮圈分给各个审判者的,所以我能提前结束审判的话就会有空闲时间。空下来的时候我喜欢泡茶喝,偶尔观摩一下完结坑。
其实喝茶也是无奈之举,我又不能随便离开总部,和有些顽固作者谈判的时候贼气,不给自己找点爱好强迫自己清心静气的话,很可能连穿越选项都不给就让他们直接人道毁灭了。

5.哦不能喝茶了。有举报。
这次是个主音乐的世界,关键词叫“风城夜莺”,我粗略地翻了翻这个世界的剧情,还是挺有趣的。但是,这么一个庞大而丰富的世界,举报他们的作者开坑六年至今未填。
我一听这个举报内容就惊呆了。六年?简直不可饶恕,如果核实,这个作者必须要重判!
我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跨越位面去调查这次的举报。通过文案和作者查阅资料的痕迹,我很快就做出了审判——
那个叫菌梦的作者确实,真的,六年未填坑。
按照常理来说这样的作者是应该立刻被人道毁灭的。但是出于审判者的高傲和面对少有的重刑犯的复杂心情,我决定在处刑之前见见这个叫菌梦的作者,看她犯了这等滔天大罪还有什么遗言。
不出我的预料,小姑娘被绑在柱子上得知了自己的命运之后,嗷的一声就哭了。一边哭一边说着什么“笔力不够”“文疏才浅”“时间紧凑”之类的词语。
我在心里默默地翻了个白眼。亲,六年不填,你和我说时间紧凑?从小世界给你递橄榄枝到现在,这么久都不够你查资料写下宝贵的第一章?
我冷漠地无视了菌梦想嚎哭着过来抱腿的举动,淡定地下达了毁灭的指令。顿时小世界迫不及待从二维平面上升腾成庞大的漩涡,扑过来吞没了这个无良作者。
挖坑不填还找理由的都该死,拜拜了您呐。

6.什么?竟然通知聚会?
知道这个消息真的把我吓了一跳,要知道我们各审判者之间几乎从不碰面,突然之间提聚会还真……意料不到啊。
问了问详细,是说有个作者今天终于完结了他的坑,要和小世界邀请我们一起庆祝一下。
哦这个作者我记得。他能把坑填完真是实属不易。他的坑是文的形式,因为总是突然断更,被举报了好多次。但因为他的读者范围过广,文被影视化,牵扯进了其他作者,再加上他本人认错态度良好,一直以来对他的审判都是宽恕。
突然知道他完结了真是吃惊。我记得我们审判者几乎每个人都催过他,轮番催了他好多次,光我去催他更新就去了四次……莫名有种吾家作者初长成的心情是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还是去参加了聚会。他和以前不一样了,现在看起来终于脱离了更新之苦,比每次我见到他的样子都快乐得多。
我看见,以前扬言要剁了他做菜的主角和想把他绑了做实验品的反派幕后都在很愉快平和地对他举杯,他却泪流满面,有几个审判者一边拍肩嘲笑他一边给他递纸巾,代表小世界稳定发展的光芒在他周围闪烁着。
我大致翻了翻读者对他的评价,他真的是个很棒的作者。虽然更新太慢,可每一章都是用心写的,随便哪章单独拉出来都非常有吸引力。现在不仅他名利双收,小世界也蓬勃发展。
真让人惊羡。
诶?不对?什么情况?怎么现场突然混乱了?
等等……?我的天?那是……
他怎么突然被一群小世界拋来的橄榄枝淹没了?!
  
7.我对着话筒陷入沉思。
在同一时间,两个作者同时给我打电话举报彼此,这是个什么情况?新玩法吗?考虑多种因素,我决定见见她们两个,当面研究下什么情况。
我一边召唤她们传送过来一边快速地过这两个人的记录,发现她们两个并非我想像中约了共勉却一起咸鱼那样,而是一对绑定的写手和画手。
画手姑娘嘲讽写手姑娘长坑不起,写手姑娘嘲讽画手姑娘无坑可救。
截取她们部分对话:
“你不写出新篇来,我怎么能有动力接着画呢?我都快摸鱼摸到自己把画吃掉了好伐?”
“说的好像你不是填坑人一样。上次那章可是你写的,你要假装自己是无辜的吗?”
“……我那是帮你!而且你没发现我写的那章点赞量比你原本写的还高吗!”
“我不管,我还去给你上过色呢,这个你是不是也要补偿我?”
…虽然这种共享橄榄枝的情况比较少见,但我怎么莫名地觉得被秀了一脸?
“打住。”我说。“你们真的确定要不同生却共死吗?按照严格意义来说你们其实是没有断更的,因为,”我看向画手姑娘,“她昨天还摸过你们作品的鱼。但是写文的这只你要注意了,你这个断更的时间有点危险,说不定再过几天我就能把你带走了。把文稿存在脑洞里可是不行的哟。”
说着我随手在空气中一捞,一副线条勾勒成的手铐出现在我的手中。写手姑娘吓得立刻蹲下抱紧了画手姑娘的大腿。
画手姑娘一边略带嫌弃地用摸狗头一样的动作摸写手姑娘的毛,一边有点好奇地问我:
“你是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的?”
“你在做,天在看。我说我是天,你信吗?”我随口回答她。
姑娘发出了杠铃版的笑声。“听见没有,走啦,赶紧回去给爸爸填坑。”她把自己的伙伴从地上拉起来。
“好的,儿子。”写手姑娘反击。
我看着她们消失在光圈里,有点羡慕。想起曾经我也……
算了,往事就不再提。

8.怎么又有同人文的男主给我打电话了,我这暴脾气在他还没把话说完的时候就啪地挂了电话,烦躁。
都说了举报同人坑走隔壁,举报ooc走隔壁的隔壁,这边只受理原创坑的审判业务,怎么总有人不听不听呢?
不过那个哭的梨花带雨的男主声音还挺好听的。不知道是谁?
本声控怀着极大的好奇心翻了一下来电记录。然后惊悚得茶杯都掉了。
我的妈。记录上的名字是……伏地魔????

9.剧情突然飞奔一去不复返的也不受理!说了这边只处理挖坑不填!

10.我接起电话,听筒那边传来的声音清爽悦耳。
每次听到这种又有礼貌又好听的声音,我都格外愿意分出耐心。于是我也温和地问对方有什么事。
“夜安,审判者。我并非来举报的,可以请求你帮忙找一下我的作者去哪里了吗?她有空的时候高产似那啥,忙的时候就一直拖。但是这次实在拖得有点久。”
并非举报而是查作者在干什么这种要求以前也有人提过,而且这比去抓作者简单多了。我很爽快地允诺,便开始搜索并定位作者。
“虽然一时半会儿世界不会出什么大问题,但是再这样下去主线剧情要跑偏到外位面去了。而且她也没亲自来世界这边看看,大家都非常想她,麻袋和菜刀都准备好了。”姑娘简短地给我絮叨。
我查到了这个作者,开始按时间翻阅记录。她非常称职,还在优秀作者的名单内。被我们评为优秀的作者可以获得一部分特权,其中有一项就是进入小世界。我也看到了这部分记录,她有时会过去找她的主角们,或参与剧情。
“不过其实主线剧情已经跑偏了也不一定。”姑娘爽朗地笑了两声,“她肯定想不到,她定的那个男主我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喜欢的是…………她。”
我的思维突然和我的搜索同时顿住了。卡壳了。窒息了。
因为记录最后一幕定格于一个画面。很美的一张图。
一座美丽的墓碑。上面刻着一个女孩甜美的笑颜。
不!作者……死了?
她的世界为什么没有崩塌?!哦,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她是被钦定过的优秀作者,又有大量存稿,即使她暂离,世界也能延续,而她的主角们又非常守序,小世界可以一直保持安定,哪怕是……她死了。
“怎样?能查到吗?”姑娘并未意识到我的异样,仍旧用活泼中夹杂着期待的语气说,“已经新的一年了,我们挺想和她一起来个聚会什么的,说起来也是缘分,既然是你接到了电话,聚会的时候要不要一起来?”
我竟不知道怎么回答。搜查界面给我的地图上只有一个灰掉的箭头,标着她的墓。
我沉默了。我一直沉默到那边的空气开始察觉到不安,才终于有勇气再次开口。
“她走了。”我轻轻地说。“但她几乎写完了所有的存稿。我……会把存稿打包发给你的,如果你想要的话。”
空气几乎寂静到崩溃。
“谢谢你。”她隔了很久才回答,语气平静,语速却稍微变快了一点。“不用啦。其实早就猜到了。只是实在不敢确定,才来麻烦你。谢谢你啦,审判者,祝你平安喜乐。”
电话挂断的瞬间,我听到一声哽咽。
我长叹。我毕竟不能投入太多的感情,也不能用善意的谎言做出欺骗。我只是个审判者。
我拍了拍脸颊,把思绪拉回我的小小地盘。
一人一桌一椅一茶盘一电话而已。

11.上司下来找我谈话了。
他说我最近很不错,是部里工作最认真最谨慎最无情的,应该给我多放几天假。被夸我挺高兴,但是他平时好好的一个人这次和我说话支支吾吾的,简直吓得我怀疑他是不是喜欢我。
我咬着牙和他说了麻烦你正常一点之后,他很难为情地坦白说他有个特别喜欢的作者,因为忙一直没填坑,快到被举报期了,想让我通融一下。
我默默望天,镇定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但是因为他那个纠结和羞涩的表情实在是太特么的搞笑了,我忍不住喷了出来。
为了掩饰我的装逼失败,我迅速地放下杯子擦干水迹架起二郎腿仔细地打量他。
“Boss。”我和他说,“你知不知道,审判者这个职业不应该跳坑?”
Boss竟然羞涩地低下了头。我的天。一个一米九的大男人,在我的面前装小女生???
我不自在地干咳了一声。“算了,我自己还追过文呢,就不说你了。但是我们和作者不是同一个种族。”
“少扯犊子,你以前还是作者呢。”Boss和我拍桌子。
我默默地和他互瞪了一会儿。“不是说好不谈这事吗!”我喊,“别和我讲道理我不听!”
“那你总得记得你是我捡回来并饶恕放过的!你还欠我一声爸爸!”
“……”行吧,我输了。“慢走不送,再见,赶紧从我的视线里消失。”
Boss顿时万丈光芒地去跳位面了。
我叹息着给自己又倒了杯茶。嗨呀好气啊。这就意味着这家伙又要去撩作者了,指不定还是用我的身份。不过能吸引他的,到底是怎样的文笔?说实话我很好奇。

12.所以我就去看了那个作者的文。
然后我也不幸的掉坑了。
所以此文终结。

13.菌梦:讲道理我像那种会好好写文的人吗?天真。哦我快递给我打电话了,我去取一下……

评论(5)
热度(7)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