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突然画画。
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是杂食的
我在坑里的时候可以私信我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
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电脑端看我主页左边有分类!
手机端就戳tag啦
 

【学科联萌】主科与理科求婚六题(无文科补充

1.我说,语文,我们结婚吧。
语文看上去仍然是那种处变不惊的样子,
“诺。”他淡淡地说,十分有风度地向我伸出手。他的样子太过迷人,以至于我忽视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鬼畜光芒。“跪下,吾给汝戴戒指。”
于是我欣喜若狂地弯曲膝盖——这样的美人愿意同我在一起,跪一下又如何呢?跪一辈子我都心甘情愿!
下一秒钟我的头被凶猛地按住,脸撞上了一个热度颇高的物体。
“服侍朕。”语文居高临下地望着我,一边狠狠地把我的头按在他的两腿之间。他微微舔唇,表情奇异地扭曲,却有着风情万种:
“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老子早就想这么干了。”

2.当物理穿着夜般墨蓝的西装,带着身后万丈星光向我缓步走来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直到他挥手放出看不见的力场,使那片其实是无数发光小点的星光全部向我飘来,在我周围形成流淌的星河时,我也没有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了。
物理不语,在离我两步远的地方停下站定。星光在物理的控制下飘过来围绕在我们周围,不时旋转着形成小小的漩涡,质感像水一样柔和,像气体一样舒畅。
“喜欢吗?”物理终于开口了,声音平缓。“想知道这些是什么?这是被我加了发光特效的带电微粒。”
“……”我发自心底地深深感到无语,同时仍旧一头雾水。我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秀能力?秀学识?
我一直不明白,直到物理再度走近,我终于注意到他的眼睛不再平静,而是在星光的映衬下有着水一般的柔和。他执起我的右手,须臾之间周围的星光全部环绕过来,打着旋在我的无名指上聚集形成一枚星星模样的戒指。
物理笑了,那笑容解答了我一直以来的疑惑。他单膝跪地轻吻那枚戒指,轻声开口,声音温柔得可怕:
“愿意吗?”

3.“Hey,美人,约吗?”
英语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把她拖进自己怀里,同时递上一朵娇艳欲滴的蓝色妖姬。
“哦!”英语有点吃惊地看看我又看看玫瑰,细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可以啊?”
我正欣喜若狂,却听英语又说——
“但是想和我一起的话,你需要什么都会哦,因为我是通用语,是万能的,所以你也必须完美,才配得上我——”

4.数学最开始问我要不要在一起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
——谁他喵的会愿意和一个每天身上随时带着边缘锋利如刀片的尺规的病娇在一起?要是真有的话,多半是抖m!
然而我不是m!所以我不愿意!
数学看我的眼神中最初充满了期待,后来是失落,再后来充满了怨恨,再后来……
再后来他把我绑在电线杆上,眼睛水汪汪仿佛下一秒里就能落下泪来地用圆规的尖指着我的喉咙的时候,我就很怂地答应他了。「……」

5.化学和我求婚的时候真是……真是……喜闻乐见。
我只看见他突然就走过来,带着一点和本人风格不符的严肃对我说话了。
“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坐在实验室里,举起形状不一的玻璃仪器倒进颜色不一的液体,看它们沉淀,变色,冒出气体?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点燃酒精灯上的火焰,看它用自己的温度塑造化学界的传奇?”
妈妈,这里有个变态。我在心里暗自腹诽,死死盯着这个可能随时扔过来一罐硫酸的大杀器,带着果断拒绝的表情缓缓后退。
“啊,当然,我们一起的时候可能会熵值过大导致混乱,也可能因一个冷热不当就产生副产物甚至爆炸,不过我相信只要谨慎操作,就不会出现意外——”
妈妈,这个变态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继续后退,决定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不顾礼节地赶紧跑路。
可是,化学却不在意一般,微笑着摇了摇头。不知怎地他突然出现在离我只有咫尺的地方,接着抓住我的手,笑容炫目如阳。
“你真的没听懂吗?重点是——和我一起。”

6.“那个……生物,在一起好吗?”
我小心翼翼地提出邀请的时候,生物正在一脸开心地提着喷壶给院子里的实验用豌豆浇水。
听到我的话,他很明显地怔了一下,慢慢抬起头来看着我,手里喷壶中倾撒出的水雾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虹。
我揣揣不安地看着他,看着他的眼中先是几秒的疑惑,后是久久的难以置信。
然后他猛地扑上来抱住我,不顾喷壶当地一声掉在地上,翻滚着碰倒了几颗刚萌芽不久的豌豆苗。

“耶!太好了!”他有些语无伦次,“原来你也这么想!太好了,以后终于有人陪我做各种研究了!太棒了!也许我们可以亲♂身♂验♂证一下遗传定律什么的——”

——☆——☆——TBC——☆——☆——

嗯……这是2015年在分手六题发完以后不久写的更新。
因为我自己是个理科生,所以只能写理科。
不过……现在已经大二了,这个坑我还能不能挖下去……也很谜。

评论
热度(10)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