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偶尔画画。
日lof是可以的!会害羞和开心/////
农药雷史向
【热衷冷门】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杂食。在坑时可以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我有目录哦 置顶或随便一篇文的文尾就有个人目录的链接
 

【丐明】掩

BG向,部分情节取决于亲身经历,在重制版之前写的,算是很古老

我入坑时有人和我说,这游戏又叫世纪佳缘三。我本是不信的,直到……不,也许到现在也不信吧。

和丐哥的相识纯属搞事。当时的我属于半白,原服太鬼,被亲友们拉到了现在所处的大服来玩,重新创号开始玩喵萝。

那是一个大战是引仙水榭的日子。虽然是大服,晚上大战末班车的时候人依然很少。说来我有个被亲友带出来的毛病,看见红名就忍不住想魂锁——隐身魂锁不开阵营也不进战,被魂锁的人也不知道是谁干的,简直是搞事作死的最好方式。那天我虽然没关阵营还是忍不住这么干了,摸过去挨个给大战门口唯二的两个红名丢了魂锁,在剩下的几秒里跑路大轻功上天。但是上天之后我突然想起,再不打大战就要错过日常了,于是我又赶紧飞回来,组了喊大战随便来的队进本。

进本之后我到boss旁边站着等队友,突然间队里的丐哥密了我一句:

“刚刚是不是你魂锁我?”

并且他还跑过来绕着我转了一圈!

………………我当时整只喵吓得毛都炸了起来,完全不知道怎么回复,我颤抖着把鼠标移到丐哥身上,出现的框里愉快地写着——该玩家开启了阵营模式,浩气盟。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第一次魂锁被当场抓包我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正当我努力地想着是假装无辜还是赶紧拔一下我的网线瞬间下线的时候,丐哥又密了我一句:

“我刚刚被魂锁后看到有个绿色的明教上天了,你正好是绿色的。”

…………大兄弟你的眼神为什么那么好……我突然后悔买绿色的外观了,作为一个明教,还是恶人明教,我为什么要让自己在人群之中是绿色的……

就在我认真地打算拔我的网线的时候,队友到齐了,丐哥跑去开了怪,于是我也只能瑟瑟发抖地上去打boss。

大战很快就打完了,我感谢队友后因为想去截图就直接出本了,我也没敢点退队QAQ因为那个丐哥也跟着出本了……怕出本直接被墩……

谁知道出本之后因为我之前没点关阵营,打完大战也依旧没关,刚出本就突然被长歌的影子群了。当时我才w3pve,打一下就只剩半管血,吓得我立刻隐身脱战打算大轻功跑路,谁知道我没跑几步丐哥突然冲过来一把捞起我就飞到了旁边的山顶。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丐哥接着密我:

“我看你ID有点眼熟,你是不是xx的亲友?”

我一看,那个xx真的是我亲友……我只能硬着头皮回复,是。同时也感觉有点……释然?如果是认识的话……我应该不会死太惨……吧?

“哦那就对了,”丐哥一边回复一边点了加我好友,“xx和我说过他有个喵萝亲友经常去大战和茶馆丢魂锁。”

……瞬间我又不知道怎么回复了QAQ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魂锁了QAQ不对我以后再也不穿绿色魂锁了QAQ

但是!本着喵类高傲不屈的精神,我很没骨气地承认了是我之后,又嚣张地发了一句:

“魂锁是爱的象征!不服憋着x”

丐哥发了个鄙视的表情给我,然后突然退队,突然靠近,突然直接亢龙。

但他拍了我一个亢龙之后就烟雨行跑远了,然后密我:

“给,爱的亢龙。”

然后他又说:

“2333其实我也是恶人的,这是我小号。”

我看了一眼他的装分。w38,但是四个首饰全没穿……我陷入了沉默。

他给我看了他所谓的的恶人大号,是个w87的丐萝,我后来又看到丐哥全部穿上的装分,w72,行吧说小号我信了……

之后因为他是两个号,我总能看到他挂着一个号在好友频道喊人打大战,本菜鸡就没骨气地去抱大腿,有时候也一起做日常,一来二去慢慢就熟了。

其实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一直以为他是小姐姐,因为他丐萝实在是太可爱了,而且他平时打字语气也不太能分出性别,熟了就很没下限地互黑调戏,直到有一天他约我做荻花成就,一连麦……

我心中的小姐姐形象幻灭了。

也不是说他声音不好听,声音很稳属于标准的青年音,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调戏了一个男孩子那么久???好吧可能不是很久但是???

想死.gif

我震惊地问他你竟然是男孩子,他毫不留情地狂笑加嘲笑了我很久。

认清了性别之后我们的相处就开始渐渐地从好哥们转向了微妙的方向。可能各自的亲友都不多,上线的时间也很接近,我们越来越熟,没事干就总在一起日常,或者我去围观他插旗。丐哥插旗真的非常棒棒,其实我总觉得他不算特别犀利,但我不服点他插旗,他墩我的时候几乎无缝。我就更不服了,开始疯狂怼他。一段时间后,我开始有种丐帮总舵下面的空地其实是被我擦干净的错觉……

后来我亲友带我躺22,我把装备慢慢搞上去之后开始能打过不穿武器的他了,感觉自己真是棒棒,当然这都是后话。

说起jjc,我也和他的丐萝打过22,但是基本属于娱乐22,他负责DPS,我负责点我的所有控制奇穴,开局幻光步眩晕,缴械,往死里试图卡轮生死劫,啊没卡出来,啊我的魂锁怎么又打免控上了,啊我已身受重伤。然后他就开始一边嘲笑我一边墩对面,我看着娇小的丐萝挡在我面前墩对面的红名,简直心情复杂。但丐帮一打二确实有难度,虽然我从耳机听到他那边手速简直快得我害怕,但我们的胜率依然极低。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个,而且还会安慰愧疚到不敢说话的我说,辣鸡喵喵别难过了我们去浪地图。

我们从亲友到情缘的转机说起来可能是因为两件事。

有天我在阴山做茶馆,之前去和亲友野战完忘了关阵营,结果一进茶馆没跑两步就被一个明教魂锁缴械,因为我实在太脆,都没反应过来就被砍死在原地。我没太在意,复活之后隐身了打算接着做任务,结果跑到一半被一个霸刀的技能群出来了,当时生灭cd没好,吓得我赶紧往外跑,结果刚跑到边缘又是那个喵突然出现怼死了我。

茶馆不关阵营肯定是怪自己,第三次我就学乖了,跑得更远了远离人群去打坐。然而!在我还有一分钟关阵营的时候!那个喵又跑过来怼了我第三次!而且他怼死我之后还很嚣张地在我旁边坐下了!

………………

当时我还和丐哥连着麦,我拍桌仰天长啸了一声:喵喵何苦为难喵喵啊!!!!

他惊了一下问我怎么了,我说大概是茶馆被埋了吧,没事,正常,我先神行回去做门派日常吧。然后下一秒他就用他的恶人丐萝组了我,问我那个明教的id,不到一分钟他跑过来,他本来是关阵营的,站我旁边突然冲上去就墩死了那个喵。

我???目瞪口呆又非常感动????吓得我都复活了x我本来是想跑远点怕被旁边混战的霸霸们怼,但是???他冲过来一把捞起我双飞去了离茶馆挺远的草原???

他说你还做茶馆吗?做的话在这边等关阵营就行。

????整个过程太快了我的脑子有点跟不上???

这个时候我还沉浸在震撼中无法自拔,我语无伦次地说谢谢你啊……其实我也可以先回去做门派日常的,真的。

他说没事,墩都墩了,想想你这种手残明教也躲不过明教内战连控。

我本来十分感动,听了这话差点一口血梗在喉咙里。

在我算是被丐哥救了一次之后,有天我约他插旗,他说他在别的地图,我又约他连麦,他拒绝了。我直觉他是遇到了什么事情,赶紧追问他,磨了好久他才说他遇到了仇家,被埋了。

我吓了一跳。之前他从来没和我说过类似的事情,但是作为半白的我,猜也能猜到肯定不是好事。

我立马组他。虽然我知道自己非常菜但还是说,我能帮你吗?

他说,傻喵喵别来,你又打不过。

我没有听他的话,直接飞了过去。然后我看到三个恶人围着他一个浩气丐在复活点埋他,就算隐元武卫不断把他们秒死,他们也坚持不懈地埋丐哥。

我站在不远处的房顶上不知所措。我要怎么办?我想帮丐哥,可是我看恶人是绿名……我想了想,切成了明尊,跑过去给他套了一个光明相,一个渡厄力,又开了一个朝圣言。

然后那三个恶人对我开启了仇杀。

我就愉快地,和他一起被埋了:D

他:你是不是真的傻了【鄙视表情

我:对啊不服墩我【鄙视表情

他:…………

他:去YY

到了YY他挂着但没有说话。我用我最天真烂漫的语气说,看!喵奶是不是棒棒!

他说,不是让你别来吗?埋我那几个你随便遇见一个都打不过的。

我说,嗨呀,不加几个仇杀总觉得剑三生涯不完整,而且我怕什么,我还有亲友上过818呢,害怕不?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喵喵还打架不?

我说好啊走走走野外见?

于是我们两个一起下线上线卡无敌飞去了白龙口,找了个没隐元武卫的复活点脱光单穿武器互怼,从下午怼到晚上,我这种咸鱼都用他刷出了杀敌一百的成就……

虽然被擦地三尺真的好气,但全程我们俩几乎一直是在狂笑的,到两个人互说晚安,都很开心。

后来的有天,他突然用他的丐萝和丐哥同时站在我面前,问我,情缘否?

我很开心地回答他,正有此意!

他说,那丐萝丐哥选一个。

我说,嗨呀好难抉择要不都嫖一下……不对为什么你两个角色能同时出现?鬼网三?

他说,你傻了吧我什么时候提过我两个角色绑在一个号上?我只是不双开而已。这不是重点,快选,别跑题。

我说那好吧,我选浩气盟,相爱相杀什么的听起来就棒棒!

他愉快地说好呀,接着用丐哥拎起我就飞进了浩气盟据点。

……

我们是在昆仑炸橙子的,因为我特别喜欢那里。如果不是时间特别紧的话,我跑商会跑昆仑龙门。我喜欢隐身了沿着昆仑的小路慢慢地走,大概因为我生于冬季,在不会被冻死的时候,冬景会格外地使我心情好。

我们飞过山峰,找了一处紧挨着地图边界,荒无人烟的空地,看烟花在雪地上炸开。其实那并不是很好看的景色,截图以我的水平也并不能截出多么高大上的东西来,可我就是很开心。

非常开心。

大概烟花快要到时间的时候,一个红名从视野里一闪而过。这一定是来劫镖的!我一看见他头顶上红色的名字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手,于是我抛下丐哥,冲过去,隐身魂锁再隐身并溜回来,一气呵成。

焦点列表里刷刷刷出现了一群红名。

我俩和做贼心虚似得,拔腿就跑。

丐哥笑了很久,然后他问我,为什么那么喜欢在茶馆之类的地方魂锁呀。

我说,一方面是因为好玩,还有就是大概我也被怼过吧,我特别讨厌在茶馆打小号的,讲道理啊,我师父他们劫镖都不打小号,但是他们看见w8以上的大号,立马一群喵就冲上去了。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劫富济贫,能PPPPPPVP,就不要PVP。嗨呀跑题了,茶馆我打不过那些红名,所以我会看见有红名打小号就过去丢个魂锁,他要是没解控,8秒足够一个小号逃跑了。而且有几次我真的看到小号趁机跑了,好开心嗷嗷嗷!

他说可以的,很棒棒。

我接着给他讲,其实我还特别喜欢调戏丐太。捏脸又妖又可爱还穿着暴露的那种!一看就有按在键盘上摩擦的冲动!为什么你不是个丐太呢这样我就能——!

“?”

他在聊天框里打了一个?。然后他说,不是,就算我是丐太,你也肯定打不过啊。

?不对,这个重点好像有什么问题吧?

——☆——

我们之间,陆陆续续发生过许多深入记忆的事,比如有段时间我特别迷阿萨辛,拉他去打两人的荻花,就为了偷看一下阿萨辛的盛世美颜。说来你可能不信,我还在阿萨辛面前放过烟花。丐哥对此表示……阿萨辛无视了你的烟花并用一招秒杀了你。我反驳他难道你不也一秒躺吗?他说你看我竟然穿着pvp进来陪你躺着看你本命,你就毫无波动吗?

然后我就不敢嗦话了,真是sad_(:з」∠)_

我还给他说过明教大光明典的故事。我说,你知道明教为什么没有喵儿子吗?就是因为我们心怀光明,美丽的少女修习了大光明典之后,就能变成强壮的汉子,借以诱惑其他门派的小可爱。所以说不定其实我是个伪娘呢嘻嘻嘻嘻~

?他又给我打了个问号。这个设定官方没有吧?他问我。

等一下,为什么重点又变得这么奇怪?

还有一次,他打完战场跳回我们的YY,组我看了一眼我的位置,非常不屑地说,一看就知道你又在扬州隐身舔丐太。我听了这话非常不服,立马反驳他:

“没有!我在看秀姐!你知道吗新出的外观秀姐一转圈就露胖次!”

然后我的耳机里出现了一个长达二十五秒的寂静。接着我听到他那边传来鼠标和键盘的微声,代表他的蓝点出现在小地图上,并飞速地向我移动过来。我吓了一跳,心想天呐这家伙不会要去插旗秀姐吧,这么醋的吗,说好的好丐不墩奶呢?却听到他很小声地说:

“是真的吗,我也想看诶。”

我还收到一些丐哥送的小礼物。簪子啊,手链啊,都是很少女的小东西。我用黏土和碎布做过一个画上折枝的小模型送给他,他非常喜欢。

后来,我收到一条围巾。白底上面绣着小喵喵的那种。这是我之前随口开玩笑时候说的样式,我没想到会真的收到。

给我定制的?我问他。

不,我自己织的。他很自豪地回答。

我听了很是吃惊。一个男孩子会做针线活在我的认知里已实属不易,又能做得这么精巧,更是超乎我的想象。

——☆——

那些日常,那么平凡又那么快乐。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实中越来越忙,我们打游戏的时间都越来越少,就算可以PVQQ,但还是避免不了我们的交流越来越少。

而且,我并没有想过以后会怎样,他也从未提过关于未来的设想。

我没有思考,却又意识到了什么。

终于有一天,在我们已经会好几天都不说一句话之后的某一天,他说,喵喵啊,我觉得我们的话题越来越少了。

他说,喵喵啊,其实我可能没那么喜欢你。

我说,我也是。

其实我明白的。奔现有多难?从我们双方的处境来看,想要真的在一起,可能性约等于零。那真的不如早点死了这条心。两个人的交集越来越远,大概也是必然。他几乎从来不和我说他遇到了什么事,我经历亲友争执也对他一笔带过。在互相都不是很了解,又没有主动交流的情况下,关系很难维持。

于是我和他突然互删了联系方式,只剩下在游戏里的好友关联。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两个都没有点死情缘的选项,但这样我看海鳗插件的时候,其实更难过。

我有时候会看到他在线,但我和丐哥因为对立阵营并不能看到他在哪里。当他丐萝在线的时候,我会去那张图游荡一下,如果真的碰巧看到了他,我会隐身偷偷跟踪他一段,但是,也就仅此而已了。

后来的后来,突然有一天,他说,我要走了。

那我呢?我想问他,我在密聊框里打了好多字,却又全部删掉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的心情不是文字可以描述的,语音也不能。我想了很久,我等了很久,删删写写,最后只打了两个字发给他。

再见。

他一直没有回复我,然后突然下线了。

我看到他把签名也改成了再见。

七天之后,我的丐哥,从这个服永远消失了。

我去昆仑我们炸橙子的地方,打开海鳗插件,已经空了。昆仑冬景依旧美丽,我还知道远处的林子里有雪狐游荡。可地上什么痕迹也没有,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

我站在明教的光明顶看月亮,这时候我才感觉到明教的月亮美得名不虚传。我试图跳上明教光明顶的最高点,把自己淹没在月亮里。可是我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了。我好像突然之间,不会登顶了。最后我的气力值耗尽,摔死在陆危楼的门口。

我躺了很久,看着倒计时结束原地复活和回营地休息两个选项,可我哪个都不想点,我觉得我应该躺着。但几分钟之后,一只在附近插旗的花花跑来拉我起来,我点了确定。我说了一句谢谢,仓惶地逃去丐帮。

丐帮总舵一如既往地有很多人插旗。可他们和我是两个世界。我开了攻防屏蔽坐在丐帮平台的边缘看远景,就算离得很远我也能看清下面蓝绿色的地面很干净,不知道有多少喵像我一样在这里被擦地三尺。我站起来向前走了一步,开始自由落体,可是我在落地之前还是按了一下空格,摔死自己这种事,有一次就够了。

反复思量,也许他从出现到离开,其实都没有对我的生活造成太大影响,只是和他分开之后,我再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去阴山茶馆和大战门口魂锁红名。

其实我一直都想着,如果互相喜欢的话,为什么不能多坚持一下呢?可是这些经历现在想来就像梦一样,心意是真是假我竟也无法分清。

有句话在圈子里广为流传,现在想来,或许也真有几分道理:

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END——☆——

 

后记:其实这个故事,到这里并没有截止。作为一个代笔人,我的亲友昨天跑来找我,说她其实没她告诉我的那么坚强,她其实很不争气地天天去昆仑挂机,有天她看见了个丐太在附近做任务,是没满级的小号,却穿着她最喜欢那身校服,就很控制不住自己地撩了一下。

她说懒得给我描述这段时间怎么顺手带丐太做任务然后熟起来了,但是昨天丐太满级了说要亲口谢谢师父父,约她连麦,发过来的YY号是她自己的YY。

丐太用她无比熟悉的声音和她说,我的天我的傻喵喵,你不要隐身跟着我了,你是不是不会用焦点列表啊,你知不知道我总能看见你在我的焦点里一闪而过?

……

……_(:з」∠)_嗨呀,突然笑死。反正我只是个记录者,他们两个的未来,我只要静静远望就好了……

 

-忘了具体是什么时候写的,挖坑的时候大概w9毕业?最近才填完,而我已经a了,所以设定都停留在那个时候

附直男截图



-个人目录

评论(2)
热度(12)
© 菌♂梦♂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