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本打算送给一位太太的呀
放久毛有点乱了( ´•̥̥̥ω•̥̥̥` )
实物偏紫 骚断腿的亮一样的蓝色 还有其中金色的前♂辈
愿你们都开开心心的 夜夜好梦

欢迎观看——写手画画导致的灾难性辣眼创作
体验来自灵魂的恐惧吧
旧图合并了重发 以前更辣的就都删了

P3 HP妖怪书
“这本书好像有点不对,我觉得还是要谨慎。”
“不要慌,看着,这种东西我只要一个咒——嗷!”

是表情包 与群内大哥讨论成果

神算什么 神父的大腿才是世间的真理

拼图最后一张 嘻嘻
全图2p
拼图效果点一点我的主页就看到了

出镜 亮 良 邦 信 鱼 白
友情出镜 我 花卷 阿琴仔

哎呀 悄悄打个亮良tag吧

【亮良/良亮】繁星正盛

福音良x星际亮
私设有,ooc有
完全不考据,全程随心写,有真教徒求不打我

诸葛亮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注视教堂。

它在他出门的必经之路上,而他卧室的窗远望去正对着教堂的尖塔。

他记得幼时曾跟随同伴踏入教堂,当时正值午后,阳光穿过斑斓的花窗,在柱廊与天使像上投下绮丽的色彩。教徒们的低声祈祷汇成圣歌般的吟唱,与穹顶边缘的柔光一起在空间中环绕。那时他想,或许人们所说的天堂就是这样。

眼前的教堂显然与记忆中那种不一样。它没有那么宏大的占地,也没有特别华美的装饰。它是朴素而奇异的,主体部分极高,更有一座看起来更像是装饰的笋状尖塔直指天空。环顾一下,它竟是四周最高的建筑。

在如今搬来的这个虽然偏僻却还算科技紧跟时代的小镇,能有一座这般怀旧风格的建筑实属难得。

这是一个不在他认知范围内的存在。好奇心使得诸葛亮想去探索观察一下教堂的内部结构,可,以什么理由走进去呢?

祷告?忏悔?

诸葛亮确实有困扰他许久的事。那是对一个完全没可能的人产生的爱慕。

他们一个在海上,一个在宇宙。不仅距离遥不可及,碰面机会也寥寥无几。对方甚至对他的认知只限于他是有才华的指挥官,而交谈也只限于分配任务。

初次见面时,对方高傲的姿态让诸葛亮久久难以忘怀。男子相恋在军中虽然稀有,但也并非史无前例。

可他觉得不应有这种引人堕落的情感,唯恐它悄悄滋长成心魔,让他在任务时晃神,一次手抖,或一个发错音的词,就能酿成大错。

这或许是他的罪过。

于是,忏悔吗?

——忏悔就会好吗?

他是不信的。他知道自己的属下与同事中有不少虔诚的信徒,每次出发前都会去教堂祷告,如果遇到什么意外也会去请求宽恕。

但诸葛亮对于这些仅停留在有敬畏之心的层面上。他甚至觉得,真正的宽恕是接受自己,而不是求助他人。

他更知道有些情报刺探者会伪装成神职人员,利用这个身份探听人们心中的秘密。

然而这样荒无人烟的地方应该不会存在那么多心机。而且如果他什么细节也不说……

探索心终于获得了胜利。或许还有一丝是好奇能得到怎么样的宽慰。

诸葛亮起身向教堂走去。

教堂的门是半掩的。他推开一条缝,侧身而入。

内部空间并不大,仅整齐地摆着两列桌椅。但顶却极高,其上一圈虽然没有彩绘却有着精细花纹的高窗把阳光分割成金色碎片,散布在墙壁上。似是有什么像清风又不是实体的能量在静静流淌,将心中的烦闷一扫而空。

沿着长廊望去,教堂异常空旷,仅在离圣台最近的左侧长桌旁坐着一个人影,看似正在抄写什么东西。

显然诸葛亮推门的声音打破了宁静,人影回头看了一眼,随即合上书站起来。诸葛亮从他的穿着判断,他是神父。

“祷告或忏悔?”神父询问。

“我想讲述我的罪过。”诸葛亮对流程仅有模糊的认知,只能这样回答。

“可以。”神父点头,精确卡在一个有礼的角度,微微勾唇,笑容像是慈爱而淡漠的面具。

“请随我来。”他示意他。

诸葛亮跟着神父路过圣台,走进后方的一个小房间。

“我需要跪下吗?”诸葛亮打量着屋子中间的两把椅子,墙上的十字纹样和取光用的高窗。

“随你。”神父说。

于是他在其中一把椅子上坐下。神父坐在他对面,开始忏悔礼中的祷告,告诉他可以开始讲述。

诸葛亮跟着在胸口画了个十字:“我喜欢一个人,但这样不对,我也得不到他。”随即便保持静默。

神父很有耐心地等了一分钟才开口询问:“就这样?”

“就这样。”

“神会宽恕你的罪过。”神父微笑着说。

诸葛亮向神父道谢,沿长廊向外走去。其实他没有研究够教堂的结构,但找不到别的理由再停留。

走出门,那种洗涤心灵的感觉瞬间便淡化了。诸葛亮离开前回头望了一眼,神父又坐回那张桌子旁,重新翻开书。

——☆——

当诸葛亮第三次在写报告的时候卡住时,他忽然回忆起了教堂那种清净宁神的氛围。稍加思索,他决定去尝试一下。

这次教堂中有两三个人在低声祈祷。神父看见他,神色略微吃惊,接着询问他的来意。

“我想坐一会儿,可以吗?”诸葛亮真诚请求。

“可以。”神父同意后走开。

诸葛亮选了一张比较靠边的桌子坐下,拿出报告。果然这里的环境异常舒心,他能感到有些混乱的思路渐渐清晰。他看了一眼神父,发觉神父正专注地与一位教徒交谈,便展开纸书写起来。

这可能是他报告完成最快的一次。甚至在极度清心静气的情况下,就连查资料也是一次到位的。这使他不由开始思索神学或许并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存在。

他把文字转码成电子版上传到群里,等着同事的讨论。没过几分钟,就收获了一堆不同的看法。他理了理这些建议,觉得有必要回去语音讨论一下,便收拾东西起身。

神父恰好忙完,见他要离开,微微向他点头。

诸葛亮也遥遥回礼,心情格外轻松。

他知道他以后也会再来的。

近来的任务越发棘手,即使有最舒适的环境,诸葛亮也会在写计划的时候卡住。

想了想那些没有特殊设备,无法轻易回家的同事,他觉得自己大概已经足够幸运。但自己这般智谋也会想不出合适的计划,还是使他心情有些低落。而且最近和那人几乎完全失联……

他的目光跟着随时间变化的阳光移动,最终还是落在了神父身上。此刻他也在写着什么,在相隔六排的另一边的桌子上。

诸葛亮已经来了许多次。这里有时候会不再空旷,教徒们会聚起来集体祈祷,但这不影响教堂中整体的清净氛围,诸葛亮依旧可以隐于人群中做他的计划。其他教徒看见他完全不吃惊,也没有说过任何驱逐的话,仅是用包容的目光注视过他。

诸葛亮观察着神父。与他记忆中对神父的认知不同,这位神父格外年轻,容貌也十分文雅,大概与自己一样是很早就靠着才华优胜的。他看着他耐心地为教众讲解,或在圣台上吟诵。看着数人面色愁郁地寻求他的帮助,离开时自信得仿佛获得救赎。

在这样虔诚的氛围里,诸葛亮对于宗教的认知渐渐改观,他觉得或许这不仅是人们为寻求慰藉而演化的仪式,亦不仅是一种宁静的气场。或许真存在什么不能用科学解释的神秘力量,也是构成这个世界的重要一环。

只是他所看到的神父,一直都很淡漠。他会温和地抚慰他人,却仿佛不把任何事放在心上。即使微笑,也仿佛是职业性的习惯。

即使现在边思考边写着什么,也没有露出过被卡住而忧愁的神情。要么就是他聪明到没有能难住他的问题,要么就是他感情缺失。

真可惜……诸葛亮想。明明有那样姣好的容貌,真想看看他发自真心地笑起来是什么样子。一定与那人不同……那人狂傲,而神父完全是个贤者……

神父忽然回头。诸葛亮立刻把视线移回高窗。

肯定是巧合。诸葛亮这样坚信,装作不慌不忙的样子。还是把思绪拉回计划……

忽然,一个灵感击中了他,他立刻奋笔疾书。

——☆——

诸葛亮终于还是犯下了错误。

在他出任务的时候,正巧弹出一条与那人有关的消息。这使他分心了一瞬,没有及时注意到有块小行星碎片正向己方飞船队伍撞来。

等他赶紧发出指令的时候,已经晚了。虽然下属最终捡回一条命,这件事还是为他的心蒙上一层阴影。

对于那人的爱,本是一份单纯的憧憬,现在却成为枷锁。

爱或许真的是种罪恶。他的心中升起惶恐。

书上说,爱是痛的,使人纠结,辗转,猜疑,甚至堕落。他原本以为自己不会出问题,直到他缩在床角,发觉自己的呼吸有些颤抖。

他被人们誉为天才指挥官。他也因这份才华横溢而自豪。

可天才就不会被困扰吗?恰恰相反,因为能想到的东西太多,即使能得出答案,过程也会劳累。他说不清这和那些迷茫终生的人相比,哪种更好一些。

他常坠入沉重的梦,梦里依旧是无尽星空,单调而空虚。

夜缓缓蔓延,而他在等待白昼。

他望着灰暗的天空与残缺的月,想起失眠那首诗。

       月亮从梳妆台的镜子里

  望出千万里

  (或许带着自诩,

  但她从不,永不微笑)

  远离梦,或者

  她也许眠在白日。
   
       

  在荒凉的宇宙边,

  她对它说见鬼去吧,

  她会找到一汪水,

  或者一面镜子,逡巡。

  那么将心事卷成一个蛛网

       把它投入井中

        ……

睁眼,天已亮。

他起身。目标是教堂。

诸葛亮跪在地毯上,第一次与人讲述自己。

神父抓着他的手让他不至于颤抖,静静地听着。

“你会放下,你会释然。”在他觉得力竭时,神父拉他起来,声音温稳,似乎含着某种格外让人心安的力量。

那天他在教堂第一排的桌子上趴了许久,久到他数不清自己究竟失去了几次意识。神父就坐在另一边阅读,他注意到神父读的原来不完全是和宗教有关的书目,也有著作与诗集。

他的思维是混乱的,甚至听到无数嘈杂的低语。时而像是神父的宽恕,时而像是那人的问候。在这些声音中间,有种力量一直环绕在他身边,把他前半生的每个选择都模糊着放大,领着他去做出下一个决定。

他终于再次清醒,察觉自己的心态竟然恢复到了足以继续思考的地步。那些惶惑与痛苦被埋藏心底,他大概真的得到了宽恕。

神父已经不在旁边。应该有别的事情。

他拿纸条写了行谢谢,放在神父遗留的笔记本上。随后离开。

——☆——

自那以后,诸葛亮没有再出过问题。甚至状态越来越好。

每次评优时,他都高居榜首。不同的队伍会面之时,他注意到那人也是他们组的第一名,便在擦肩而过时赞许地微笑。那人惊讶一下回礼,诸葛亮竟发觉自己的内心毫无波动。

很快,他闻及那人定了亲,酒宴当天正好对上出任务,于是他有充足的理由不出席。

诸葛亮看着喜帖上的照片,那个女孩子格外可爱,而他们对视的样子那么美好。他回忆与那人的所有接触,寥寥无几。明明其实他连对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被吸引呢?

大抵只是欣赏罢了。

诸葛亮忽然就释然了。愿他们幸福。

他再度走进教堂,讲述心结已解,神父久久不语。

“我被宽恕了吗?”他问。

“当然。”神父回答。随即拉他起来。

他忽然想向对方索求一个拥抱,可是那亲切而疏离的笑又让他找不到借口。最终他还是默默离开。

他没有回头,因此没有看见神父在门口注视了他许久。

诸葛亮不知道为何自己自离开后就怅然若失。直到夜晚降临,他在梦中星海的一角沉默地飘,忽然看到远处出现一个人影。

他惊奇地爬起来,人影回头。

那是神父。

诸葛亮猛然惊醒,奔去拉开窗帘。教堂高高的尖塔在夜幕下仅有一个阴影般的形,什么细节也看不到。

——☆——

去教堂写东西的习惯诸葛亮一直保留着。只不过从那个梦之后,有唱诗等活动时,他也会饶有兴趣地去观摩。他知道自己不可能去信仰什么,但这样带着尊重的心情去围观另一个世界,也是很有趣的。

某次,他写完了计划表,可是周围人都在认真祈祷,他不好意思突然起身离开。可干坐着太过无聊,查了查资料也不太有动力提前构思下一次的计划,诸葛亮观察了一下,毅然悄悄点开了游戏。

可刚进入登录界面,方才怎么下载资料都畅通无阻的网络忽然飚红。

他怀疑地望了一眼穹顶,退出游戏,网络恢复。再次点开,网络又断掉。

诸葛亮陷入了沉默。那一刻,他非常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秘力量。或许,他还得感激一下所谓的神允许非教徒在自己领地蹭着信仰之力写报告?

但也说不好是因为神父允许……?

不。不能这么想。他警告自己。

他已清楚认识到妄念是种罪恶,同样的错他不允许自己犯第二次。

但他还是经常来教堂,不由自主。在神父背对他的时候,盯着对方的背影,如果对方要转身,就收回视线。

他是多么想看神父露出真心的笑容啊,乃至他甚至试图与对方进行学术交流。这使他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发觉神父的博学,甚至当诸葛亮和他谈起军事问题,他也能给出令人惊异的解答。

诸葛亮因而不解为什么他有如此高的智慧却只隐居在这个小镇。

神父回答说,或许是他生来就能听到一些不同的声音,因此格外适合从事神职与安抚人心吧。

真的只是这样?诸葛亮难以理解。既然拥有这样的能力,明明可以有更大的展示自己的平台,却选择宁静独处,大抵是真的不在乎任何事情吧。

在与他谈及学识时,神父的表情会更加真实几分。而随着交谈越来越多,内容开始各式各样,神父对他的态度也越发像是朋友。如果诸葛亮遇到什么难题,也会试着求助神父,神父大多数时候都能给出让他赞不绝口的解决方案。可这些诸葛亮都不满足,他想看到神父对他微笑,他想与神父拥抱,他甚至想……

虽然他明知这不可能。

神职人员是不能对他人动心的,而神父的性格尤其淡漠。

诸葛亮知晓神父因为在语言上天赋惊人而尤为喜欢诗集。因此有天,他终于试探:“你知道伊丽莎白·毕肖普吗?”

“什么?”神父礼貌地回。

“她写过一首很有意境的诗。”诸葛亮望着他,低语部分句子,“那个颠倒的世界,那里左总是右,那里影子是实实在在的身体,那里人们整晚醒着。那里天国浅俗,而大海如此深邃。”

“是很有意境。”神父认真评价。

诸葛亮从他的神情判定他并不知晓这首诗。他努力驱逐心中的失落,又谈起其他诗人借以转移话题。

在那之后,神父对他的态度也没有任何转变。

诸葛亮越是想要从这份心思中抽离,越发觉自己不可自拔。这一次,明明人就在眼前,他却知道自己得不到。

如果他去诱惑神父,那便实实在在是他的错了,虽然他已经试过这么做。

他不愿知足,可神父不为所动。

他不知道自己千方百计暗示了那么多次,神父究竟有没有意会。但从神父也是贤者这个角度来猜测……

那就是,已经知道,却一直拒绝……?

诸葛亮觉得再这么下去他的心态就又要崩溃了。而且会比上一次更加惨重。他决定,挑明,然后离开。

夜色将至,在和神父商讨完又一个小问题后,他忽然开口:

“我想要忏悔。”

“忏悔什么?”神父问他。

“我又思慕了一个我不可能得到的人。”诸葛亮一字一句地说,“但如果我引诱他,那就是我的罪过,因为神不会允许我们相爱。”

神父沉默良久,然后似是为了安慰他一般转移话题:“我记得你说过很好奇塔楼。”

巨大的失落使诸葛亮几乎想要立刻逃离这里,可他还是不由自主地随着神父走上旋梯。

一步步升高,终于推开沉重的木门,满天繁星在面前盛放。随着向前踏步,宛若步入星海。城市的路灯接连熄灭,把舞台让给夜空。

“我一向在这里思考。尤其是——”神父伸出手指着天空的一个方向。“长久注视那颗星星,思维会更加开阔。”

“那颗星星我去过。那颗我也去过。”诸葛亮打断他,甚至自己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这样狂躁。他看神父又换了一个方向,继续打断他,甚至想要直接离开。但理智还是使他努力维持了镇定。

“也知道今晚将星陨如雨?”神父和他并肩站着,问出非常莫名其妙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诸葛亮已经感到崩溃,手从栏杆上收回,后退一步。

可是他被拉住了。

“神爱世人。”神父缓缓地说,语气依旧平静,接下来的句子却让诸葛亮难以置信地扭头,对上一个他无比确定那是发自真心的笑容:

“也允人们彼此相爱。”

月光把他们的身形构成剪影,逐渐接近,相触,交织。又忽而和那些坠落的流星一样,滑倒在栏杆后。

背后是坚硬的地砖,眼前是思慕之人从未见过的表情。诸葛亮听着对方柔和的低喃,压在身上的重量带给他欢愉之时,他的视线移开,穿透了夜空。

他想,原来那些总担心会撞上飞船导致坠毁的星星,远看竟是这般耀眼美丽。

曾经身处星海,如今夜幕之下。

他们紧紧相拥。

——☆——END——☆——

整理重发

*伊丽莎白·毕肖普《失眠》,诸葛亮未说的最后一句是“而你爱我”。

张良:我好像说过我能力是言灵和倾听心声吧,你还在我地盘里不懈作死,那我就静静地看着你表演

看!花卷给我截的图!

还有花卷画的亮跪在良面前,和良把亮压在圣台上

真的,就当我写的是个邪♂教吧,这么能搞事情的神,可能是另一个位面的我吧bu

这个,第一次是良压倒了亮,后来亮忍不住的话就会压倒良,虽然写后续就不知道要几个世纪以后了bu

 

小剧场

神父很有耐心地等了一分钟才开口询问:“就这样?”

“就这样。”

“MMP。”神父微笑着说。

-个人目录

查看全文

花卷:向亮良tag顶梁柱致敬bu
@阿琴仔 

假设他们有本体

内含亮良/良亮,邦信,白鹊,膑班成分,请自行避雷

一时间脑洞产物,纯粹瞎写,无限ooc和bug,大概非常鬼畜

这个设定是这样的,参照一部分魔圆设和黑质设并进行魔改:

假设他们有本体,本体可以切换,离开身体超过一定距离就会开始不适,距离更长会失去意识,时间太长会死

但是有记忆存档和泉水复活点

以上

本文为和 @花♂卷♂儿 一起讨论的产物

 

——☆——如果还没有被雷怕,就往下看吧——☆——

 

1.“唉我说前辈你要不别用这么易碎的本体了吧,换你的书多好,这多自我伤害啊。”诸葛亮看着张良,一脸惋惜。

张良的本体是他的单片眼镜,这是众所周知的。因而有很多图谋不轨的女同学一直试图抢走他的单片眼镜迫使他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但是至今为止一个成功的都没有。

不过经常来请教问题的诸葛亮倒是知道,其实并不近视的张良回寝室后经常会把眼镜放在桌子上。而他的舍友刘邦养的那只会乱窜的龙猫有时候会非常不鼠类地溜过来,一爪子,然后就,自由落体——

然后诸葛亮就会看到正在写题的张良在一瞬间露出极其茫然的神色,接着有点不知所措地去收拾碎片,对它们使用还原的魔法。

——本体碎了会怎样?

不会怎样。修一下完全没事。不会死的。就是可能会在短期失去思维。就像正在想一个精彩绝伦的梗,想到最关键处,楼突然塌了~

此刻诸葛亮就靠在那张空床边上,默默等着张良恢复神志,还顺便安慰了一句。他瞅了一眼那只可能是叫花卷的龙猫,发现小家伙毫无认错意思甚至还无辜地趴回了笼子里。

而张良默默看了一眼他的钛合金高科技扇子。

其实很多人都怀疑诸葛亮的本体是扇子,但是有好多人抢走过,发现就算它离诸葛亮到了一个常人多半会死的距离,诸葛亮也依然泰然自若。而且扇子还能自己飞回去,久而久之人们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开始琢磨其它有可能是诸葛亮本体的事物。

诸葛亮面对张良的视线,神色毫无改变,甚至把扇子直接随意地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张良把视线移回笔记本上。

然后忽然跳起来,抄起扇子,冲到窗台,打开窗户,大力扔出,一气呵成,速度快到让人不敢想象这是平时那个温文尔雅的学长。

他们在的楼层很高,但是直到扇子完全可能已经落地,诸葛亮都毫无反应。甚至淡定地接着开始学术讨论。

“难道你的本体是高跟鞋?”五分钟后张良表情高深莫测地问。

诸葛亮也高深莫测地一笑。

他们又继续讨论了十分钟,忽然诸葛亮的表情就不淡定了。他打断张良的话,神色竟然出现了一丝惊恐:

“你干了什么?”

“我把它卡住了,然后逐渐推远。”张良非常无辜地回答。甚至还又凭空创造了一道光墙,卡住笔在桌子上推了几厘米做示范。

诸葛亮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像是在说“以后我再也不敢相信前辈是温和的小绵羊了”。

然后,开窗,穿墙,信仰之跃。

张良知道会瞬移的诸葛亮肯定不会摔死的。他松开对扇子的控制,回顾了一下诸葛亮跳楼瞬间表情的绝望,很没有形象地趴桌子上偷偷笑了。

他知道他成功验证了后辈的小秘密。

 

2.刘邦的本体就是他的耳环,而且非常张扬地表示,有本事来抢啊。如果能抢到,心就是你的~♡

然而韩信觉得根本不会有人想撩这个骚东西。就算女生接近他恐怕也是为了请教美妆技巧吧【不

事实上也没有,于是刘邦就这么一直风骚着。

直到有天刘邦换了个格外风骚的耳环,走在街上忽然被飞车党一把拽走。

韩信看了一眼捂着飙血耳垂懵逼的刘邦,也懵逼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疯狂瞬移去追车。

但是已经晚了。

刘邦,卒。

 

3.刘邦的小宠物在刘邦作死把自己搞死一次以后彻底造反了,半夜悄悄把主子的耳环和张良的单片眼镜从楼上扔了下去【……

第二天醒来发现全寝只剩自己还有气的韩信一时间心情难以用语言描述,赶紧叫诸葛亮拿着张良的存档和他一起去泉水捞人。

路上韩信问诸葛亮:

“好像今天降温,刷新出来的还是果体,刘邦肯定无所谓,但你要不要给张良带件厚衣服,不然他感冒了又死掉怎么办?”

不,我再也不相信前辈是脆弱的了。嘴上说着好的,脸上带着微笑,表面一切尽在计划中,诸葛亮心里却充满波动。要知道他那天去追扇子差点累死在路上。

能试出他的临界点,这是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你们还都相信张良是脆弱小绵羊贤者???

 

4.其实一直没人揣摩出韩信的本体到底是什么。

直到某天刘邦先去占座,上课发现韩信没来,以为他睡过头了就替他交作业答到,下课还给他带了饭回去。

他推门就见韩信面色苍白,披头散发地站在门口,活像一个幽灵。

“你本体是梳子?”刘邦一惊。

“你快帮我找找头绳,是本体的那个找不到了,我出不了门。”

“……?”刘邦开始茫然,“你不是每天都会换不一样的头绳吗?我怎么知道你指哪个。”

“哪个都是。”韩信越来越虚,但还是顽强地笑了笑:“你们肯定不知道有切换本体的特殊技巧。”

“那你为什么不随便换一个出门?”刘邦问,“还有你这脸色怎么回事,要是真失踪,你能活到现在也是要破纪录。”

“……!好像是啊!”韩信突然眼中冒出得救的光,随手扎上一个头绳,抢过刘邦手里的袋子:“我这不是不敢出门,差点饿死吗?”

 

5.正如李白的本体妥妥是他的剑没错,大家一致觉得扁鹊的本体是围巾。

而且也没有人想去验证。

试探毒医?恐怕试探一下,就得重新读档了吧。

某日李白感冒了,昏昏沉沉去向扁鹊要药,一心摇晃试剂瓶的扁鹊随手给他指了指桌子,说了声按分类找便接着投入研究了。

李白脑子可能已经烧糊涂了,大致寻思了一下,抽出一个看起来挺好看的小瓶子,拔开塞子就倒嘴里。

然后他莫名一个激灵,同时听见扁鹊那边传来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扁鹊对着地上摔碎的玻璃棒愣了一会儿,又转头盯着李白手里的小瓶子,视线最后落在李白腰间的佩剑上:

“你想不想体验下被自己本体砍死的感觉?”

李白一悚,看着扁鹊凝固的表情,又联想到喝完瞬间仿佛有种特别诡异的感觉,忽然意识到什么,立刻用一种几乎是恐惧的眼神盯着自己手里的瓶子:

“我……喝的是什么?”

“你觉得呢?”扁鹊神色狰狞。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都能看到明明不是同专业的扁鹊和李白却在一起上课,纷纷猜测他们发展出了某种友情以外的关系。

这个现象一直持续到扁鹊忍无可忍把李白毒死为止。

反正可以读档,不需要愧疚诶嘿~

 

6.庄周?人家就非常屌了,本体是梦境,有本事你去抢啊【不

上一位试图调♂戏庄周的姑娘,至今长睡未醒呢~

但庄周明明没有挂掉再复活过,也经常记忆缺失不清楚自己在哪里,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7.大概另一位至今没被发现本体的就是技术宅班七了吧。

因为都容貌清丽,他和舍友孙膑,鬼谷子,李元芳被并称为小可爱宿舍。

让我们忽视那个“小”可能是说身高。

大家纷纷猜测班七的本体到底是桌子上被分类存放的零件中哪一个,甚至还有怀疑他的发带的,但是一直无果。

更可怕的班七说自己也不知道。技术宅不需要本体【?

除了孙膑基本没人敢惹班七,技术宅诶,惹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孙膑的方法就很奇妙。

他每天把自己打扮得简直宛若小公举一般,然后问:班,我这样不好看吗

班七:……好看

孙膑:你也是漂亮的男孩子,你不想试试吗

班七:…………?

孙膑:漂亮的男孩子就应该打扮得可爱一点呀,这可是我们的优势

班七思索了很久这到底有什么不对,最后愣是没想出来逻辑有什么问题。

于是他也穿上了裙子【bu

后来学院三位女装大佬膑班金还一起拍了私影,并请刘邦帮忙调整妆容。

再后来学院出现了一个女装团。
    
   

8.其实孙膑的本体依附物是怀表,最新的那块还是班七亲手做给他的。

孙膑还有一条印满精神污染表情包的南瓜裤,穿在裙子里作为打底,每次一撩裙子从口袋掏怀表看时间,……

那画面太美了不敢思考。
   
  
   
9.学院的姑娘们就更厉害了。

大乔竟然可以把学校的荷塘设为本体,还可以唆使其中的鱼按不同颜色摆出好看的图形来拍照留念。

上次她还用鲤鱼身上的花拼了学院地图。并且还录制了一条小白鱼从大门位置沿线游览学院的视频。那个视频在她毕业十年后都被疯狂流传。甚至校方改建的时候都先发消息征求她的建议。

后来大乔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其实自己本体是鲤鱼王【bu

   
   
10.要说另一位可以震惊全校的,大概是虞姬吧。

她的本体是风。

和有可能把自己弄得神志不清的庄周不一样,虞姬可以掌握风向。捡个打到树上的羽毛球之类的不能更轻而易举。

虽然体育老师总怀疑她跑步第一是用风加速作弊。

但她依然给人一种很飘忽的感觉。比如,如果有不喜欢的人和她搭话,她会立刻迷茫扶额表示:哎呀我本体飞走了,我先去追一下——

当然,御风而行出去就不会再回来了。
   

——☆——TBC?——☆——

能看完,不容易啊朋友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随心写的

tag打不下是最骚的,只能随机了

参照了花卷的 西汉三傻宿舍设定 【是的你没有点错每个词都是不同的超链接

关于班七,是我的私设,完整设参照这个

那个精神污染打底裤真的存在哦,我就有一条,好奇可以在TB搜♂索一下

我不管!我就要打liangs的两个tag!

查看全文

今天的我们也非常勇敢

Cyan:

文/ @菌梦
诸葛亮走进教室的时候,张良正在黑板上写下《赴戍登程口占示家人》的标题。

“今天讲这个?”

诸葛亮扫视了一圈,确定教室空无一人后悠然踏上讲台,站在张良身后。

他的视线在窗台上刚浇过而叶片遗留的水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细小绿植上停留了一会儿,随后跟着张良握粉笔的手而移动。看着端秀严整的白色字迹渐渐书写出“力微任重久神疲,再竭衰庸定不知”,他开口夸赞的却并不是字体,而是衬衫。

“你穿简直完美。”这是诸葛亮给出的评价。

张良花了一秒钟时间判定这句话有其他含义。因为今天回温的缘故,他把外套脱掉挂在了办公室的椅背上,现在仅着一件衬衫。如果细看,就会发现这件白衬衫和诸葛亮身上那件款式一模一样,因为它本来就属于诸葛亮。

前些日子,某夜下雨降温,张良拎着未晾干的衬衫紧张地看了眼挂钟,拼命试图用吹风机把它吹干。在他感到必须在穿潮衬衫和上班迟到间做出艰难的二择一之时,室友诸葛亮带着宛如救世主般的微笑把一件衬衫放在他面前,并表示自己同款有两件,让他先穿着不用还了。

可现在诸葛亮做的事却让张良意识到,那个笑容或许其实非常危险。

书写中的右手被抓住,正在写的“以”字一抖之下拖出条长长的尾巴,但在张良责备诸葛亮捣乱之前,一只微凉的手撩起他的衬衫下摆,用指尖在他的小腹上画圈,甚至还有往其他地方乱摸的趋势。

张良努力维持着声音的平稳:“你把我刚写的弄花了。”

“没关系,我帮你写。”诸葛亮接过粉笔把它放回黑板下的凹槽里。“或者,通知你的学生说下一节上体育课?”

——☆——

然后两位人民教师就在公堂之上背诵林则徐的语录:
书山有路苟为径♂
学海无涯续作舟♂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