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偶尔画画。
日lof是可以的!会害羞和开心/////
农药雷史向
【热衷冷门】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杂食。在坑时可以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我有目录哦 置顶或随便一篇文的文尾就有个人目录的链接
 

假设他们有本体

内含亮良/良亮,邦信,白鹊,膑班成分,请自行避雷

一时间脑洞产物,纯粹瞎写,无限ooc和bug,大概非常鬼畜

这个设定是这样的,参照一部分魔圆设和黑质设并进行魔改:

假设他们有本体,本体可以切换,离开身体超过一定距离就会开始不适,距离更长会失去意识,时间太长会死

但是有记忆存档和泉水复活点

以上

本文为和 @花♂卷♂儿 一起讨论的产物

 

——☆——如果还没有被雷怕,就往下看吧——☆——

 

1.“唉我说前辈你要不别用这么易碎的本体了吧,换你的书多好,这多自我伤害啊。”诸葛亮看着张良,一脸惋惜。

张良的本体是他的单片眼镜,这是众所周知的。因而有很多图谋不轨的女同学一直试图抢走他的单片眼镜迫使他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但是至今为止一个成功的都没有。

不过经常来请教问题的诸葛亮倒是知道,其实并不近视的张良回寝室后经常会把眼镜放在桌子上。而他的舍友刘邦养的那只会乱窜的龙猫有时候会非常不鼠类地溜过来,一爪子,然后就,自由落体——

然后诸葛亮就会看到正在写题的张良在一瞬间露出极其茫然的神色,接着有点不知所措地去收拾碎片,对它们使用还原的魔法。

——本体碎了会怎样?

不会怎样。修一下完全没事。不会死的。就是可能会在短期失去思维。就像正在想一个精彩绝伦的梗,想到最关键处,楼突然塌了~

此刻诸葛亮就靠在那张空床边上,默默等着张良恢复神志,还顺便安慰了一句。他瞅了一眼那只可能是叫花卷的龙猫,发现小家伙毫无认错意思甚至还无辜地趴回了笼子里。

而张良默默看了一眼他的钛合金高科技扇子。

其实很多人都怀疑诸葛亮的本体是扇子,但是有好多人抢走过,发现就算它离诸葛亮到了一个常人多半会死的距离,诸葛亮也依然泰然自若。而且扇子还能自己飞回去,久而久之人们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开始琢磨其它有可能是诸葛亮本体的事物。

诸葛亮面对张良的视线,神色毫无改变,甚至把扇子直接随意地放到了旁边的桌子上。

张良把视线移回笔记本上。

然后忽然跳起来,抄起扇子,冲到窗台,打开窗户,大力扔出,一气呵成,速度快到让人不敢想象这是平时那个温文尔雅的学长。

他们在的楼层很高,但是直到扇子完全可能已经落地,诸葛亮都毫无反应。甚至淡定地接着开始学术讨论。

“难道你的本体是高跟鞋?”五分钟后张良表情高深莫测地问。

诸葛亮也高深莫测地一笑。

他们又继续讨论了十分钟,忽然诸葛亮的表情就不淡定了。他打断张良的话,神色竟然出现了一丝惊恐:

“你干了什么?”

“我把它卡住了,然后逐渐推远。”张良非常无辜地回答。甚至还又凭空创造了一道光墙,卡住笔在桌子上推了几厘米做示范。

诸葛亮深吸了一口气。表情像是在说“以后我再也不敢相信前辈是温和的小绵羊了”。

然后,开窗,穿墙,信仰之跃。

张良知道会瞬移的诸葛亮肯定不会摔死的。他松开对扇子的控制,回顾了一下诸葛亮跳楼瞬间表情的绝望,很没有形象地趴桌子上偷偷笑了。

他知道他成功验证了后辈的小秘密。

 

2.刘邦的本体就是他的耳环,而且非常张扬地表示,有本事来抢啊。如果能抢到,心就是你的~♡

然而韩信觉得根本不会有人想撩这个骚东西。就算女生接近他恐怕也是为了请教美妆技巧吧【不

事实上也没有,于是刘邦就这么一直风骚着。

直到有天刘邦换了个格外风骚的耳环,走在街上忽然被飞车党一把拽走。

韩信看了一眼捂着飙血耳垂懵逼的刘邦,也懵逼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疯狂瞬移去追车。

但是已经晚了。

刘邦,卒。

 

3.刘邦的小宠物在刘邦作死把自己搞死一次以后彻底造反了,半夜悄悄把主子的耳环和张良的单片眼镜从楼上扔了下去【……

第二天醒来发现全寝只剩自己还有气的韩信一时间心情难以用语言描述,赶紧叫诸葛亮拿着张良的存档和他一起去泉水捞人。

路上韩信问诸葛亮:

“好像今天降温,刷新出来的还是果体,刘邦肯定无所谓,但你要不要给张良带件厚衣服,不然他感冒了又死掉怎么办?”

不,我再也不相信前辈是脆弱的了。嘴上说着好的,脸上带着微笑,表面一切尽在计划中,诸葛亮心里却充满波动。要知道他那天去追扇子差点累死在路上。

能试出他的临界点,这是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吗???

你们还都相信张良是脆弱小绵羊贤者???

 

4.其实一直没人揣摩出韩信的本体到底是什么。

直到某天刘邦先去占座,上课发现韩信没来,以为他睡过头了就替他交作业答到,下课还给他带了饭回去。

他推门就见韩信面色苍白,披头散发地站在门口,活像一个幽灵。

“你本体是梳子?”刘邦一惊。

“你快帮我找找头绳,是本体的那个找不到了,我出不了门。”

“……?”刘邦开始茫然,“你不是每天都会换不一样的头绳吗?我怎么知道你指哪个。”

“哪个都是。”韩信越来越虚,但还是顽强地笑了笑:“你们肯定不知道有切换本体的特殊技巧。”

“那你为什么不随便换一个出门?”刘邦问,“还有你这脸色怎么回事,要是真失踪,你能活到现在也是要破纪录。”

“……!好像是啊!”韩信突然眼中冒出得救的光,随手扎上一个头绳,抢过刘邦手里的袋子:“我这不是不敢出门,差点饿死吗?”

 

5.正如李白的本体妥妥是他的剑没错,大家一致觉得扁鹊的本体是围巾。

而且也没有人想去验证。

试探毒医?恐怕试探一下,就得重新读档了吧。

某日李白感冒了,昏昏沉沉去向扁鹊要药,一心摇晃试剂瓶的扁鹊随手给他指了指桌子,说了声按分类找便接着投入研究了。

李白脑子可能已经烧糊涂了,大致寻思了一下,抽出一个看起来挺好看的小瓶子,拔开塞子就倒嘴里。

然后他莫名一个激灵,同时听见扁鹊那边传来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扁鹊对着地上摔碎的玻璃棒愣了一会儿,又转头盯着李白手里的小瓶子,视线最后落在李白腰间的佩剑上:

“你想不想体验下被自己本体砍死的感觉?”

李白一悚,看着扁鹊摇摇欲坠的样子,又联想到喝完瞬间仿佛有种特别诡异的感觉,忽然意识到什么,立刻用一种几乎是恐惧的眼神盯着自己手里的瓶子:

“我……喝的是什么?”

“你觉得呢?”扁鹊神色狰狞。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都能看到明明不是同专业的扁鹊和李白却在一起上课,还以为他们发展出了某种友情以外的关系。

这个现象一直持续到扁鹊忍无可忍把李白毒死为止。

反正可以读档,不需要愧疚诶嘿~

 

6.庄周?人家就非常屌了,本体是梦境,有本事你去抢啊【不

上一位试图调♂戏庄周的姑娘,至今长睡未醒呢~

但庄周明明没有挂掉再复活过,也经常记忆缺失不清楚自己在哪里,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7.大概另一位至今没被发现本体的就是技术宅班七了吧。

因为都容貌清丽,他和舍友孙膑,鬼谷子,李元芳被并称为小可爱宿舍。

让我们忽视那个“小”可能是说身高。

大家纷纷猜测班七的本体到底是桌子上被分类存放的零件中哪一个,甚至还有怀疑他的发带的,但是一直无果。

更可怕的班七说自己也不知道。技术宅不需要本体【?

除了孙膑基本没人敢惹班七,技术宅诶,惹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但是孙膑的方法就很奇妙。

他每天把自己打扮得简直宛若小公举一般,然后问:班,我这样不好看吗

班七:……好看

孙膑:你也是漂亮的男孩子,你不想试试吗

班七:…………?

孙膑:漂亮的男孩子就应该打扮得可爱一点呀,这可是我们的优势

班七思索了很久这到底有什么不对,最后愣是没想出来逻辑有什么问题。

于是他也穿上了裙子【bu

后来学院三位女装大佬膑班金还一起拍了私影,并请刘邦帮忙调整妆容。

再后来学院出现了一个女装团。
    
   

8.其实孙膑的本体依附物是怀表,最新的那块还是班七亲手做给他的。

孙膑还有一条印满精神污染表情包的南瓜裤,穿在裙子里作为打底,每次一撩裙子从口袋掏怀表看时间,……

那画面太美了不敢思考。
   
  
   
9.学院的姑娘们就更厉害了。

大乔竟然可以把学校的荷塘设为本体,还可以唆使其中的鱼按不同颜色摆出好看的图形来拍照留念。

上次她还用鲤鱼身上的花拼了学院地图。并且还录制了一条小白鱼从大门位置沿线游览学院的视频。那个视频在她毕业十年后都被疯狂流传。甚至校方改建的时候都先发消息征求她的建议。

后来大乔接受采访的时候说,其实自己本体是鲤鱼王【bu

   
   
10.要说另一位可以震惊全校的,大概是虞姬吧。

她的本体是风。

和有可能把自己弄得神志不清的庄周不一样,虞姬可以掌握风向。捡个打到树上的羽毛球之类的不能更轻而易举。

虽然体育老师总怀疑她跑步第一是用风加速作弊。

但她依然给人一种很飘忽的感觉。比如,如果有不喜欢的人和她搭话,她会立刻迷茫扶额表示:哎呀我本体飞走了,我先去追一下——

当然,御风而行出去就不会再回来了。
   

——☆——TBC?——☆——

能看完,不容易啊朋友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随心写的

tag打不下是最骚的,只能随机了

参照了花卷的 西汉三傻宿舍设定 【是的你没有点错每个词都是不同的超链接

关于班七,是我的私设,完整设参照这个

那个精神污染打底裤真的存在哦,我就有一条,好奇可以在TB搜♂索一下

我不管!我就要打liangs的两个tag!

评论(23)
热度(110)
© 菌♂梦♂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