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偶尔画画。
日lof是可以的!会害羞和开心/////
农药雷史向
【热衷冷门】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杂食。在坑时可以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我有目录哦 置顶或随便一篇文的文尾就有个人目录的链接
 

【双七】技术宅的相爱相杀-6

第一章点这里

在班七第三次计算出了错误的数据后,他靠在椅子背上闭眼长呼了一口气,思索良久,还是向大师发去了求助的邮件。

这是他两年以来第一次主动联系大师。

他瞅了一眼另一边专心致志在平板上勾勾画画的电玩,陷入思索。

说不嫉妒电玩是假的。

与他相比电玩的生活实在是太安逸了。当他在外流浪,靠着计划能力初次被人约暗杀单的时候,这位师弟怕是正安然自得地拜入墨子门下。当他辛苦地搜集材料来维持自己的研究时,这位师弟怕是不仅有现成的材料和设备,还能实时得到导师的指点。

而且不管怎么看,电玩都比当年替大师忙碌的他轻松多了。

其实曾经他也拥有着导师的青睐,拥有这些无上的便利。但自他出走之后就打定主意要一切靠自己,主动与导师断了联系。

也许从某个角度来看,只要他那时没有离开,现在也会有和电玩一样的生活。

当然现在他也又能过得轻松了,而且既然已经被抓住了,再装失踪也没什么必要。但这种宛若被圈养的生活导致……虽然电玩对于拥有的一切毫无炫耀之意,而且甚至仿佛很关心他,乃至班七几乎每次回到房间都能看到床角放着有些偏大却穿起来很舒适的衣服,而且还有用于给腿伤消炎的药……

但他就是看电玩不爽怎么破?

可能察觉到了他过于怨念的眼神,电玩抬起头,对他和善一笑。

班七立刻装作若无其事地把视线转回屏幕,假装刚才自己只是偶然地扫视房间。

收件箱里竟已经有一封信在等着他了。

视线在发件人名字上顿了顿,班七有些紧张地点开大师的回信。

他松了一口气。

没有质问,没有责备。这封长信满满是针对他的提问所给出的详细指导。所配的手绘插图和语言用词都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大师的风格。这让他想起几年前他初学,面对面地提问时,大师随手拿过一张纸在上面写画,并非常有耐心地为他讲解……

文末还有一行单独空出来的字:

欢迎回来。

班七盯着那行字,一时间忘了刚刚正在思考的课题。

其实两年间,大师对他并没有不闻不问。虽然没有直接联络,但大师一直会不定期地给他发一些承载着学术资料的邮件,并且都含有已读反馈,仿佛知道他还活着以后就不再多说什么。

而且他离开的事情大师也没有对外宣扬,从种种公开场合表现出的来看,仿佛他从未离开……

而且他也并非与那边彻底断绝联系。每次有什么新的项目或论文发表,他都会第一时间搜来看,对大师的号码也一直熟记于心。所以此刻看到这么一句话……

班七承认,他的心被触动了。

曾经那些时间虽然劳累却还是很美好,对于父母已经过世的他来说,大师的关怀犹如第二个父亲。两年漂泊,他也思考了许多,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行为像个赌气离家出走的孩子。只是他一直很耿耿于怀的是,当时他向大师要解释,大师却说已经暗示过无数次,只是他都没有看懂而已。

……行吧,吾等智商才破百的凡人怎么能去揣测智商250的解释方式呢?

愣怔了一会儿,感到电玩可能注意到了他的情绪波动,班七把心思拉回研究上,开始认真琢磨大师的回复。

顺着大师给出的点拨,班七的思路渐渐清晰。他再一次投入研究之中,甚至没有察觉到电玩悄无声息地走到身后。因而在又一次陷入思考的时候,突然出现一只手抽走演算纸,把他惊了一下。

“还给我。”思路被打断,班七尽管内心剧烈波动,还是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

电玩无动于衷。

班七维持着很有礼貌的姿态,盯着电玩的眼神却逐渐充满杀意。

在他开始慎重考虑抄起旁边那套改锥中的哪一个暴打电玩比较合适的时候,电玩终于把草稿纸放了回来。班七克制住自己打人的冲动,准备无视电玩继续思考。电玩却对他说话了:

“其实这个地方,你换个思路会更好。”

“与你何干。”班七绷不住了,声音冰冷。

电玩却似乎完全不在意,径直地说了下去。他拿起班七的笔在纸上勾画了几个地方,用仿佛对班七的怒意毫无察觉的平缓语气陈述自己的想法。

班七一开始完全不想听甚至想要把笔抢回来,可当电玩用一些小技巧把他压在桌子上并写下一个参数之后,他只能被强迫地听电玩的想法。听了几句以后,他发现对方说的竟然有道理,再听几句,他不挣扎了开始反驳对方,而电玩颇有耐心地解释。再听了几句……

等不经意地一望发现窗外天空已经黑透,班七才猛然发现自己竟然和这个他怎么看怎么不爽的师弟和睦地坐在一起讨论了一下午学术问题。

意识到这一点,他怔了一下,条件反射地拖着椅子后移了几厘米,电玩脸上闪过一瞬愁后转成了体谅:

“要去吃晚饭吗?不早了。”

班七对于电玩的这种看起来就很像装作贴心的举动有些不想回应,但介于对方的想法确实和他还算能谈得来而自己也感到有些劳累,他微微点了点头。

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电玩做的菜很对他胃口的。

餐桌上,班七本打算如同以往一样,电玩不主动和他说什么的话就一直保持沉默。二花从电玩碗里要了一块肉后不满意地舔舔嘴,又过来蹭着他的腿渴望地喵喵,班七不太情愿地分了一块肉伸手下去,却又在二花舔他手心的时候心中暗乐。

他听到电玩忽然用很随意的语气问,大师过几天有个新项目要商讨思路,要不要一起去。

班七摸着二花的头,久久没有说话。

尽管电玩表现得很若无其事,班七还是隐约猜出大师约莫对电玩说了些什么。其实从被抓住以来,他就猜到不管他主管是否愿意,总有一天要再次和大师见面。

“好。”他也只能答应。

电玩似乎顿时轻松了起来,开始给他讲述一些大师未公开的合作项目。班七边吃边听,遇到有兴趣的地方就询问几句。每次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的时候,电玩就主动抛出一个新的话题,于是这一餐从表面来看前所未有地和谐。

吃完之后,班七思索了一下,第一次主动提出帮电玩收拾。电玩那瞬间表现出的惊喜竟然让班七隐约感到一丝愧疚。于是他一边刷碗,一边思索着之后要不要对这位师弟稍微温柔一点。

但还有一点,电玩一直没有提到,他也一直很疑惑。看着电玩把桌子擦干净后在他身边洗抹布,他终于鼓起勇气,用一种很无所谓的语气问:

“你拿的那个……武器,是什么?第一次见的时候……麻醉器一样的?似乎没有被公开过。”

“啊?你说那个?确实是种微型麻醉器,只不过那天装的药物不太抑制痛觉,主要是干扰神经反应速度的。”电玩停顿了一下把抹布挂起来退出了厨房,才继续回答:”至于你说的没公开……因为它是半成品,还在实验中,没发表过。”

“……还在实验中,你就对我用?你怕不是其实想杀了我?”班七觉得他对电玩积攒的一点点好感突然消失,他本来已经平复的心情又要激动了,他很努力地遏制着自己,不要上去和这家伙打起来。

“……没,它现在只有一个不算缺点的缺点,就是发射麻醉针的时候力度难以掌控,简称打人太疼。”

班七觉得自己失去了语言能力。


——☆——TBC——☆——


一直没有更新,是因为我家和我身上发生了一些事……大概一段时间写不出东西吧……但我不会坑的,请相信我

也非常感谢真的有人看和支持……非常感谢……我本来都因为觉得不会有人喜欢而非常难过了……感谢还有人记得……

情人节快乐

评论(6)
热度(20)
© 菌♂梦♂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