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弱又怂但是我会画画

写了空间看到的梗!设定是学画画的姑娘和学散打的姑娘!目前没法用电脑,回去加图_(:з」∠)_

         ☆

  抱着巨大的画板,我在热到可以让人潸然泪下的烈日下行走。天知道我多想扛起画板当伞使,然而作为一位乖巧的淑女我应该先考虑形象上的优雅——

  算了不装,其实是本弱女子扛不动。而且要什么形象啊,去画室难不成还要精心打扮?分分钟蹭脏好吗。

  至于我为什么会扛着画板,而不是提着颜料去画室找我心爱的画板,当然是因为我的前任画板,裂了。

  是的。在反复刷水裱纸又晾干之后,它终于失去了坚韧的品质。

  一想到这个,某无节操老师的话语就在我耳边回荡:

  “和你说了别买空心的,现在后悔了吧?哈哈,辣鸡~”

  对这句话我认为我有权保持沉默。实心的贵一倍多还很少见啊!我不就是因为懒和侥幸所以随便买了一块吗!而且我贫穷至此,要抱着这么重的东西都打不起车……

  但是无良老师永远都有嘲讽我的理由:“那小傻子你为什么不直接寄画室呢?邮费不会因为几公里就变吧?”

  ……好的,是在下输了。

  不知道彳亍了多久,我终于挪到了公交站牌。那里已经有几个人在等车,我看了看表,在长椅的一边坐下。

  可算能把这个重物放置一会儿了,我苦中作乐地想,揉了揉酸痛的手腕顺便打量四周。

  然后我注意到有一位穿着跆拳道服的姑娘站在站牌底下。因为差不多面向着我,所以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中性化的俊美容貌,整整齐齐的短发,腰带勾勒出的小细腰和大V领里面漂亮的锁骨。

  ——哎呀。真是美好。

  只是她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这边。我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看,发现她盯的怕不是我立在腿边的画板。

  虽然她多半是在发呆但是这样很容易有歧义啊!姑娘你一个学武的用那种眼神看着木板是几个意思!

  吓得我抱紧了我的画板,于是她的视线缓慢地从我手里的板子移到我的脸上,甚至对我温和地笑了笑。

  “……”

  干,干什么!害怕……

  在我瑟瑟发抖的时候,车到了。我赶紧站起来,手忙脚乱地抱着板子上车刷卡,门口人有点多一时拥堵我有点拿不稳它。但忽然伸出一只手帮我扶住了画板,甚至还帮我把它拎了起来。

  我抬头,是那个穿跆拳道服的姑娘。她紧跟着在我之后上了车,直到我找个地方稳妥地站住,帮我摆好画板才松手。

  我连忙说了谢谢,之前的小纠结一扫而空。这一定是天使!看我画板又如何!多看几眼说不定我的画板能被圣化!变成那种裱上纸就可以自动作画的神奇画板!

  我美滋滋地YY着,心里炸开了花。

  到站我准备下的时候,发现她也在同一站下。我疑惑了一秒就明白了原因——我要去的画室所处的那一带都是各种各样的培训机构,她一定也是来找其中的某一家。怕我再像上车时那样把自己卡在门口,她还主动过来帮我把画板拿下了车,样子很是轻松。
  
  哦!想我一个大龄战五渣,多年以来还是第一次体验被小姐姐照顾的乐趣!

  我接过板子道谢,依依不舍地又看了几眼姑娘的背影才向我那栋楼走去。画室在三楼,要到电梯间还要走一段距离,我正愁着,却见无良老师站在楼下向我招手。

  ……噫,看来良心还是有的。

  但是过了几秒我又觉得自己夸得太早了,因为这位人民教师完全没有任何帮我拿画板的意图,甚至说她是专门下来观赏我的。

  嗨呀好气,还是学跆拳道的小姐姐可爱,美丽又可爱,嗯!

  说起来,我其实算是被绑架过来画画的。画室的老师之一——这位无良老师是我妈多年的好友,自从听了我要报考的专业未来考研要画快题之后,便果断地和我妈商量了一下,之后便决定了画室就是我寒暑假的归宿,美名其曰:提前准备。

  为我好可以理解,练素描速写可以理解,画马克笔非常理解,但是学了两年我终于觉得自己差不多可以解脱了的时候,嗯???为什么要我在油画和水彩里二择一?好烧钱啊,我好穷。

  其实我很不想的,但是老师一脸资源硬塞给你你竟然想浪费,我……我屈服了……

  于是我过上了一种首先因嫌弃自己菜而痛苦,再看到其他年龄比我小得多的人的作品有多么精妙之后更加痛苦的生活。

  不过好在今天换了新画板顺手多了,再加上想到这个画板被搬来的过程……哎呀,连看个罐子都觉得它美丽无比,尽管它摆放的角度十分刁钻,尽管它还掉漆。

  ——☆——

  后来我又看到过几次那位姑娘。她好像是要在我上车那一站转车,不过好在公交车都是定点,所以有时还是能遇到的。她后来没有再穿过道服,而是经常穿利落大方的衬衫。

  我以前都不知道还有人可以把衬衫穿得这么美丽。纯色的,条纹的,格子的。她有好多件,每一件穿在身上都远比橱窗里的模特更加美好。

  我看了看自己再偷偷看了看她,有那么一丢丢羡慕平胸。

  因为好英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我怂,一直不敢去搭话,最多也就痴汉笑打招呼,但漫长的被按在画室的生活却因为这位天使而有了更多期待。

  转眼间天气转凉了,姑娘也换上了风衣,那个样子真是让我意识到,我不是不颜狗,只是可能之前没有看到过能让我颜狗的人。

  可是我还是不敢勾搭,我好怂啊_(:з」∠)_

  今日实在是有点冷,卡在那种变凉但是没暖气的日子里,涮笔的水和颜料都冰得让人瑟瑟发抖。
  
  我出去接了杯热水,回来看到了令我心神巨震的一幕:

  我没有盖上的一罐白颜料从纯洁无暇的白色变成了五彩斑斓的白色!!!

  而周围人都一副不关他事的样子。

  如果换作平时,我可能还能容忍,但是今天,我要画的这张图,需要大量的白色啊!

  感觉自己快哭了。

  无良老师注意到了我,走过来竟然难得地没说什么。她盯了一会儿我的白颜料便转身出去了。再回来的时候,她把一罐新的白颜料放到我的架子上,然后又成了那种我熟悉的嘲讽态。

  先是不带丑字地“指正”我的画,随后和我说,明天一定要交这张图哦~

  于是我又一次抱着画板站在了车站。

  为什么不打车?当然是因为穷。为什么带画板?因为画在上面。

  ——谁没事干会乐意抱着这么巨大的画板到处跑啊!更何况上面还裱了画!如果不小心蹭破的话那我的小心心也要破了啊!

  但是无良老师太负责了。说好今日事今日毕,明日毕的话就要被毙的,嘤嘤嘤( ´•̥̥̥ω•̥̥̥` )

  但是站牌下面还有姑娘。啊,开心了。

  她帮我把画板拎上去,好像在等我和她多说几句,但是我除了道谢都不敢。

  很快人群就把我们两个挤开了。

  我站在一个角落里,盯着窗外发呆,反思自己为什么这么怂。

  我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死命往我身上凑。不是正常的那种挤,而是……

  我转头,有个男人一脸猥琐地看着我。并且还在往这边挤。
  
  我今天穿得不薄,但是这衣服很显胸。那个变态显然是盯上了我,借着人群拥挤甚至开始摸我大腿。

  我心里满是怒火又没有办法。我太弱小了,反抗的话怕反而被打,只能尽量躲开。我想把我的画板立在我和那个变态之间来挡一挡,又怕弄坏我的画……

  我惊慌又无助地看着周围,没有人向我伸出援手。我看向姑娘,但她被隔在人群另一侧正低头看手机。我想叫她,可是,我不知道她的名字……

  忽然之间,她扭过头,对上我委屈又害怕的视线,明显一愣,随后立刻拨开人群挤了过来。她果断而自然地揽住我的腰把我抱到一旁,还不忘帮我护住画。末了,她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那个变态,语气轻蔑地说:”别怕,我学散打的。“

  那一瞬间我被这种气势震撼了!

  变态显然也被震慑了,在下一站赶紧溜下了车。

  可能是怕我又遇到什么问题吧,姑娘仍旧没有松手。我凑在姑娘怀里万分感动,小声地问:“你不是学跆拳道的吗?”

  “我学散打的呀。哦——你是说之前那身衣服吗,那只是那天穿在外面的。“姑娘注视了一会儿我的画,“画的真好看。”

  啊!我的少女心又要爆炸了!竟然还夸我的画!我害羞到不敢说话,只能偷偷地看她,这个时候就很容易发现,姑娘比我要高,而且比我纤细,但是一定爆发力很强……啊不!不能想这种东西!

  她对我温温柔柔地笑着。眼见快到站了,我觉得我不能没出息地溺死在这种幸福里,赶紧开口掩饰我的不镇定:

  “其实我还没画完……要不……我画完发给你看?”

  “好呀。”她说。“一定很好看。”

  头好晕脸好烫,再撩我可能真的就要流出鼻血了。我赶紧掏出手机。

  “那加……加个微信?”我试探地问,怂怂的。真的是想不到自己也有一天会有这种,狗血行径?

  “啊?”她盯了我伸过去的二维码几秒忽然笑出声来。“我以为我们这个年龄都在用QQ?”

  “哦……对,对对对!”我手忙脚乱地切换界面,觉得脸烫得可以烧水。这真是尴尬,还有一点小羞涩呢x

  到了站她自然而然地陪我下车,让我注意小心后才继续在站牌等车。我被冷风吹了一下,清醒了点,提溜着画板小跑了几步,又忍不住看手机屏幕上新出现的那个好友对话框。

  想了想,我发了一句:

  “姐姐你是天使!”

  “我好像比你小一岁喔。”她回。

  咦?我点开资料卡看,从年龄上看确实是的。哎呀怎么能一来就视奸人家,会害羞的!但我故作镇定地答:“可是你辣么美丽,年龄当然不要在意啦!”

  哎呀我在说什么呀……简直像个第一次见面就开始想我们的孩子要去哪个幼儿园上学的痴汉一样……哎呀可是我就痴汉怎么啦……我都20岁了离孩子上幼儿园还远吗!不知道她会回复什么,好紧张,但看这个样子应该不会讨厌我吧?

  想着我又补了一个喵喵表情包:偷偷地看着我喜欢的人。

  “你也很可爱,”她回答,紧跟着又接了一句。“我喜欢。”

  嘭!

  我的心里百花齐放,歌舞升平。

  ——☆——END——☆——

  没进过画室,纯理的我写这篇文全靠脑补,如有什么bug,请指出,能改的我尽量改,不能改那只有原谅我x

  嘤_(:з」∠)_

  

评论(4)
热度(6)
© 菌♂梦♂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