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突然画画。
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是杂食的
我在坑里的时候可以私信我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
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电脑端看我主页左边有分类!
手机端就戳tag啦
 

王子的宝藏

有人说过,最西边日落之地是风的国度,那里有音色最美的夜莺在婉声歌唱。

那是一个晚春的夜晚,弯月儿挂在夜幕像是天空的笑眼,不知名的虫儿已经开始低声筹备着为夏日演奏的歌唱。我偷偷地从王宫里溜了出来,半弯着腰沿着杂草丛生的小路快步穿行。我要到山的另一边去,那里是夕阳落下的地方,大片丁香一直从半山腰开到山谷,在尽头融入茂密看不到边际的玉兰树。
我终于穿过花海到达玉兰开放的地方,紫色和白色的花朵在半空中盛放,身边和我一样高的丁香散发出幽香。

我在那里遇到了她。

“风国王子?”在我弯腰搜寻传说中王子才能找到的宝藏时,一个歌声般空灵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

我惊疑地抬头向上看去。

她就那样坐在枝条上,以风为舟,以光为桨。素色的长裙上开出金黄的丁香,层层叠叠的蕾丝在夜风里扬起波浪。棕黄色的长发柔顺地垂下,发饰上的羽毛反射着月光。

“你是天使吗?”我仰着脸看她。

“不,我是夜莺。”她轻柔地回答我。

她又转过头去看着周围的花朵,脸上浮现出淡淡的赞赏。“你看,”她向着空中虚虚地伸出手去,自言自语般地说,“它们多棒。玉兰和丁香,一个淡雅一个芬芳,却交融成这样迷人的风景。”

我茫然地看着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那么夜莺,我……我来找宝藏,你知道宝藏在哪里吗?”我小声地询问。

“宝藏?”她的声音染了淡淡的疑惑。

“对……就是传说中在夕阳落下,玉兰和丁香盛放的地方,有着只有王子才能找到的宝藏。你知道那是什么吗?又在什么地方?我的先祖们留下话说想要成为王的王子们都要来到玉兰和丁香同时盛开的地方来寻找宝藏,可是那是什么?你能告诉我吗?”我突然觉得她是可信任的,尽管我并不知道她来自何方。

她并没有回答,而是对我微微一笑,半遮眼的睫毛微微翕动。在我因等不到回答而略有不安的时候,她忽然对我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动作。

我犹豫一下,踮起脚尖握住了她的手。下一秒钟经历短暂的旋转,我已坐在她身边的树枝上。我因重心不稳而惊慌地试图抓住什么东西,指尖好不容易拽住了一瓣柔软的玉兰,正要松口气整朵花却被我拉了下来,摇摇欲坠的我惊呼出声的同时却有一只手拉着我的领子帮我回归平衡。我定定神对着她感激地一笑,扶稳旁边的树干。

哇哦,从这里看可以俯视整片花海,这感觉像在秋千上摇晃又像是要乘着风儿远航。

“好美。”我情不自禁地赞叹。

她点点头,黑灰色的眼睛里藏着的温柔忽然明朗起来。我看见她抬起头向着月亮升起的地方,似乎有音符从她的唇齿之间流淌出来,散入广茫的夜色中。

那真是我听过最婉转的歌儿,皇宫中所有的乐师和歌姬奏出的曲子都瞬间失色,隐没在花草之间的昆虫和飞鸟都噤声无言。天地间唯有这一支歌儿在缓缓流淌,伴随着她脸上半垂眼帘的圣灵表情。本应合拢的花儿在此刻突然全部绽放,浓郁的花香有形般地在空中旋转出漩涡。歌声忽高忽低,带着神圣的使命一样的力量,犹如海浪一样冲击着我的心房。

一曲终了之时我依然呆坐在树枝上,四周依然静谧,歌声还在花海之上回荡。

她突然凑近我,在我耳边低声说:

“那么你记住,愿你的为人如玉兰般高洁,愿你的王国如丁香般光辉。”

我并不太明白地点了点头,却觉得胸中好像被点燃了一簇永不熄灭的火苗。我正要扭头对她再说些什么,她却微微一笑,伸手把我从树上推了下去。

我惊恐地尖叫起来,却没能发出声音,再一看我居然是趴在自己房间里的窗台上,月色穿过窗框上的彩色琉璃在地上投下斑斓的影子,窗外远处山坡上大片鲜花在夜风中摇晃,起伏,似彩色波浪。再看看我的胳膊上,好像有口水一样的水痕。

我睡着了?是梦?

我推开窗子,丁香花的芬芳遥远地随风飘来,清雅而幽香。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但我们真的见过吗,这一切究竟是我的梦境,还是真实的呢?

后来我想,也许宝藏的名字,叫做菌梦【Dream】。

时光飞逝,转眼间我已被加以冠冕成为了风之国度最年轻的王。在我的臣民面前我威严而优雅,但我自己知道,我仍旧会在晚上绕开守卫,悄悄地奔向那片丛林,却再也没有遇到过那个温柔的女子,也再没有听到夜莺清婉的歌唱。

今天我路过书房时看到我的儿子——风国新的王子趴在桌子上看着什么东西睡着了,眼看口水快要打湿书页,我大步走过去轻轻抽出那本书,幸好并没有惊醒他,我的小王子嘟囔一声露出幸福的笑容又睡了过去。我轻叹一声解下披风为他盖上,随便瞄了一眼手里的书却发现那是一本笔记,泛黄的羊皮纸页上是我祖父的笔迹:

“夕阳西下时,玉兰携丁香,共绽芬芳处,王子寻宝藏。”

我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合上笔记,目光穿过琉璃装饰的窗子望向外面,黄昏被染上玫瑰色的天与云下,那边的山坡上丁香刚开始绽放。

我又想起当年在我心中点燃的火焰,这些年来它越烧越旺。当时我并不清楚那是什么,现在我明白了,那火焰的名字,叫做王的使命。

而王子究竟找到宝藏了吗?宝藏又是什么?
也许我已经找到了,也许没有。谁说宝藏就一定是有形的呢?

思绪跨跃了时间到达记忆的最深处,夜莺动听的歌声仿佛再次在耳边回荡。

——☆——END——☆——

也是很古早的作品搬运_(:з」∠)_
这是一个独立的短篇,也是我一个庞大故事系统「风城夜莺」的一部分。
尝试了这种比较细致的文风,然而我又失败了_(:з」∠)_希望能提出修改建议什么的……
总之这是一个神奇的故事,你猜,宝藏到底是什么呢?

评论
热度(4)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