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萌讲故事。
挖坑很多但更速成谜。
跳坑多,反复爬墙/突然画画。
除了打死不吃的cp外,是杂食的
我在坑里的时候可以私信我点文哦,有灵感会写的|・ω・`)
其实长期搞原创
我的原创还是很好玩的,看一看嘛【打滚
电脑端看我主页左边有分类!
手机端就戳tag啦
 

短童话.钟声

“不要问钟声为谁而鸣,它是为了你。”
我看见他的时候,午后的阳光悉数倾洒下来,而他坐在塔楼顶端的台阶上向下望。逆光。我却觉得他一定是在笑吧。
“是你在敲钟吗?”我扯着嗓子喊。
那时我已经连续在家郁郁寡欢整个夏天,却在这个早晨突然听到对面山坡上早就废弃的塔楼里传来钟声长鸣。似风雨雷鸣又似泉水叮咚。
这样的美妙声音激起了我冰冻已久的好奇心,甚至能让我出门不顾在灿烂阳光下气喘吁吁也想奔跑上山坡去塔楼里一探究竟。
但当我终于站在塔楼之下后,他却答非所问。
“不要问钟声为谁而鸣,它是为了你。”
这话真是莫名其妙。但他的声音如大提琴般低沉好听,让我想起我很久之前在耀眼灯柱中央独奏的身影。那时候我还没有放弃音乐,坐在舞台中央的我微垂着头抱着巨大的提琴,浑厚的音符缓缓流出,带着深沉而复杂的感情。
后来,低沉的音符侵入了我的心。好像乌云遮住天一般严丝合缝。我整日沉浸在那种静静流淌的悲伤中,却再也演奏不出那样的旋律。
“上来吧。”他打断我的思维,声音带着笑意,像是大提琴弦被轻轻拨动时抒情的和声。
“……”我本来想说你凭什么命令我之类的话,却发现自己对顶楼传来的钟声有浓厚兴趣。它虽然近在眼前却似乎仍旧很遥远。
于是我伸出手去拉那扇古老木门上的鹰嘴门环。出乎我意料的,没有想象中的厚重和难以打开,它就像一扇崭新的门那样,很轻松地滑开。阳光扑了进去,微小的尘埃在空中飘散,闪闪发光。
我小心地走进去,棕色的木地板在我脚下发出沉闷的响声。前面只有木制墙壁破碎出的缝隙漏进几丝光芒,若隐若现的楼梯上似乎有影子在晃动。我不禁有点觉得恐怖而犹豫地停下。
但我仿佛听到不知从哪里传来大提琴的悠扬音乐,那是我第一次登上舞台时所演奏的曲子。塔楼上的人的声音合着钟声遥远地传来,“来啊,顶楼是阳光。”
于是我静下心来踏上布满灰尘的木楼梯,吱嘎吱嘎的声音与钟声和鸣,混杂着我心中的乐曲低吟浅唱。我看到木板缝隙外透出的山坡的青翠正在逐渐离我远去,我正在走向天空,走向云与风最终的归宿。
终于登上通向顶楼的阶梯,我抖掉衣服上的灰尘,伸手去推活板门上的闩。
开门的那瞬间我仿佛看到原始森林。枝叶茂密,树干上长着青苔的树木遮住大半个天空,形态各异的菌类在地上零落生长,阳光在地上投出斑驳的光圈。一口青铜色的钟被摆放在森林中央,我所好奇的那个人靠在钟旁边,脸隐没在阴影中。我迈步向他走去的时候他立起食指做了个「嘘」的动作,紧接着起身拉住钟绳,用力敲了一下。
声波像潮水一样泛着涟漪向我涌来,我闭上眼睛,好像有风从耳边吹过,我听见树叶在晃动,鸟儿被惊起,纷纷飞向天空。
钟声停止时我才睁开眼。
没有人。
只有灰尘在空中转着好看的轨迹图形。
而我站在除了破旧木板空无一物的塔楼楼顶,面前是一口看上去早就哑了的钟,钟绳还在轻轻晃动。
      
——☆——END——☆——

所以说,女主其实是妄想症。然后被幻觉治好了。

评论
热度(3)
© 菌梦 | Powered by LOFTER